千年金融史 7.6分
读书笔记 从游戏到科学:接近必然的可能性

金融风险分担上的创新与理解上的创新齐头并进,共同成为中国和西方的重大差异。

概率这个概念最早是因赌博而产生。赌博是投资的邪恶的孪生兄弟。区别在于前者追逐风险,而后者规避风险。现在,投资者被仰慕,投机者被贬低。

吉罗拉莫·卡尔达诺(Girolamo Cardano,1501-1576)是意大利最杰出的医生和占星师之一。他最大的贡献是算出摇一枚或多枚骰子时特定数字组合的出现频率。

瑞士数学家雅各布·伯努利(Jacob Bernoulli)可能是为概率论做出贡献的著名思想家中最重要的一位。他论证了“大数定律”。他是巴塞尔大学的教授。

财政上的定时炸弹最终必定变成政治上的定时炸弹。

进入18世纪时,德维特、哈雷和伯努利等一干概率论学家发现了研究未知事物的新途径--统计学,它在相当程度上帮助人们获得了接近必然的可能性。

17-18世纪的中国数学家最感兴趣的领域是代数、几何、三角学和天体力学,显然不是概率论。进入18世纪,欧洲在概率论上引人注目的发现,却没能对中国数学传统产生多少影响。中国在1723-1839年关闭国门,西方数学无法传人。中西联系的中断,不仅没能让中国学到概率论的先进理论,连微积分都没学到。

宋代女词人李清照不但写了许多诗词,也撰写过一本关于数学的小册子,她发明了每轮抛掷三枚骰子的游戏“打马”,并枚举了导致每一种游戏结果的所有不同组合,但她没有继续接下来的关键一步:用频率求概率。

中国古代没有发明(或采纳)概率论,也许是历史的偶然。但欧洲概率论的发展,金融是主要推动力之一。

0
《千年金融史》的全部笔记 2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