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古典悲剧的形式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邯郸梦》的儒道结构与悲剧、悲喜剧的可能性
然诺
“再不想烟花故人,再不想金玉拖身。”

第一百零六页:

在完成《南柯记》与《邯郸记》之后,他的思想似乎已经超然,谓:“市中攒眉,忽得雅翰。读之,谓弟著作过绮语。但欲弟息念听于声元无,倘有所遇,如秋波一转者。……二梦已完,绮语都尽。”

第一百零七页:

沈际飞评《邯郸梦》说“死生,大梦觉也;梦觉,小生死也。不梦即生,不觉即梦,百年一瞬耳。奈何不泯恩仇,忘宠辱,等悲欢离合于沤花泡影,领取赵州桥面目乎?”
又如陈维崧《小镇西》:“小飏夜笛风,碎珠十斛。歌丝袅,拈花轻簌。此何曲?翠阴阴,寻去如尘,想处凝烟,一庭幽瀑,满场哀玉。逗纱曲,渐循声细认,是《邯郸》曲。年时景,暗中潜触。瘦蛾蹙,怅零箫剩管,耳边又续,偏有黄粱难熟!”

第一百一十页:

因而《邯郸梦》的真正悲剧体验不是产生于观赏的过程中,而是产生于观赏之后的回味。
0
《中日古典悲剧的形式》的全部笔记 1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