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之善与政治之公正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78页
monologue
泰勒认为为了充分地和十分有力地满足我们的道德直观要求,所有的道德来源都必定包括上帝(在这个意义上,所有的道德来源都是有神论的),但是这个上帝不是基督教或犹太教或任何其他特殊宗教传统所说的上帝,而是“无派别的上帝,它不具有教会的属性”,所有教派的上帝都要与它相适应。换言之,它是神自身(Godself)或神的实体,而所有教派的神都只是这个神在这些教派传统中的显现。在这个意义上,泰勒说,近代对于传统的派别性的教会或上帝的祛魅不能等同于对无派性的上帝的祛魅,因为近代的这种祛魅“不等于失去对上帝、来世或某种精神原则的信仰。去派性化是一个主要现象,但它绝非表示无信仰。宗教并不因教会的衰落而衰落”。我们已经看到,有许多别的超越路径,达到无派性的上帝,而对泰勒来说至少艺术与传统的教派是同样好的路径。

泰勒的多元的一神论:

它是一神论,因为它所承认的唯一恰当而真实的道德来源是非派性的上帝,是借助于我们所承认的两个近代来源即理性与自然,由传统的派别性的上帝改造而来的。它是多元的,因为它承认人们对于这个派别性的上帝可以有许多不同的阐明,既可以是宗教的,也可以是非宗教的。在泰勒看来,正是这个非派性的上帝能够满足我们的普遍道德本能之寻求同样普遍的道德来源的要求。

0
《宗教之善与政治之公正》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