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潮与弄潮儿 评分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31页
山虫草君

吴太宰嚭既与子胥有隙,因谗曰:“子胥为人刚暴,少恩,猜贼,其怨望恐为深祸也 。前日王欲伐齐,子胥专愎强谏,沮毁用事,徒幸吴之败以自胜其计谋耳。今王自行,悉国中武力以伐齐,而子胥谏不用,因辍谢,详病不行。王不可不备,此起祸不难。且嚭使人微伺之,其使于齐也,乃属其子于齐之鲍氏。夫为人臣,内不得意,外倚诸侯,自以为先王之谋臣,今不见用,常鞅鞅怨望。愿王早图之。”吴王曰:“微子之言,吾亦疑之。”乃使使赐伍子胥属镂之剑,曰:“子以此死。”伍子胥仰天叹曰:“嗟呼!谗臣嚭为乱矣,王乃反诛我。我令若父霸。自若未立时,诸公子争立,我以死争之于先王,几不得立。若既得立,欲分吴国予我,我顾不敢望也。然今若听谀臣言以杀长者。”乃告其舍人曰:“必树吾墓上以梓,令可以为器;而抉吾眼县吴东门之上,以观越寇之入灭吴也。”乃自刭死。吴王闻之大怒,乃取子胥尸盛以鸱夷革 ,浮之江中。吴人怜之,为立祠于江上,因命曰胥山。

战国时期夫差杀伍子胥,堪称齐天大冤,很早就引起公愤。《九章·涉江》云:“ 忠不必用兮.贤不必以.伍子逢殃兮.比干菹醢. ”《九章·悲回风》“ 浮江淮而入海兮,从子胥而自适。望大河之洲渚兮,悲申徒之抗迹。 ”

伍子胥遗体冤魂掀潮的神话传说,大约在其死后公元前484年不久便已出现。东汉赵晔《吴越春秋》中明确提出伍子胥“随流扬波”说,其云:伍子胥既已伏剑自杀,“ 吴王乃取子胥尸,盛以鸱夷之器,投之于江中。 ····· 子胥因随流扬波,依潮来往,荡激崩岸。 ”

《后汉书》“ 吴郡王闳渡钱塘江,遭风,船欲覆,闳拔剑砍水骂子胥, 水息得济。 ”

《论衡》“ 吴王夫差杀伍子胥,煮之于镬,乃以鸱夷 投之于江.子胥恚恨,驱水为涛,以溺杀人. ”

越国的有功之臣文种,在公元前474年越国灭吴国不久,也遭到了越王勾践的杀害。于是,伍子胥掀潮的传说又增加了新的内容。《吴越春秋》: “越王葬种于国之西山,楼船之卒三千余人,造鼎足之羡,或入三峰之下。葬七年,伍子胥从海上穿山胁而持种去,与之俱浮于海。故前潮水泮侯者,伍子胥也,后重水者,大夫种也。 ”

文种的冤死,成了人们解释钱塘江涌潮现象之一——二度潮(“潘侯”“重水”)的成因。

0
《钱江潮与弄潮儿》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