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 9.0分
读书笔记 孤单的人声
白粥酱豆腐

医生说:“她会醒的,只是睡了一场可怕的觉。”

他在森林里长大,我记得那场梦——瓦西里穿着白袍,呼唤着娜塔莎——我们还未出世的女儿。在梦里她已经长大了,瓦西里把她抛向天空,俩人笑成了一团。我看着他们,想到:“幸福真的很简单。我在梦里和他们在水边一直走。他很可能是叫我不要悲伤,这是上天给我的暗示。(沉默许久)

0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的全部笔记 20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