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者的肖像 9.1分
读书笔记 搬运
holic~

那时一直想着,我对他这么好,为什么他却要这样对我? 我这么喜欢他,为什么他不喜欢我? 我一直觉得自己付出得已经够多。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再多给一点。 年少的爱情总是这样,一味的付出,伤害自己,去博人欢心。 但路西法什么都不愿给我。他早已司空见惯,我再难受他也无动于衷。 固执得要命,明明得不到的心,却硬想去感动它。不自量力。 即便不能让他爱上自己,起码,要令他记住我的名字,记住我的样子,怎样都好,起码要记住。 千年万年过去,他于这一头,我于那一头。生生的两端,我们彼此站成了岸。 须臾间的目光交接,铸就了一生的难以忘怀。萦绕着,长存在我的睡梦中,记忆中,一直一直。 高者寂寞,耐住寂寞才能更高,越高越寂寞。 曼珠沙华的花语是不祥,分离,以及……悲伤的回忆。 曼珠沙华,彼岸花。传说,它是魔王路西法最喜欢的花。 后来,耶稣问我,如果你的一生能静止在某一刻,你会选择什么时候?会是在路西法还是在副君,你还是能天使的那段时间吗? 眼下的天界,那是一片沧海,一片桑田。 我回头对他笑笑,我摇头。 我对我的生活很满意。耶稣殿下,如果您有空去魔界,将会看到那里有大片大片的曼珠沙华。一天一天,它们越来越浓烈,越来越悲伤。 有的东西会消失,而有的东西是永恒。 曼珠沙华是罪孽。 美丽,妖豔,尽管绝望,可它依然散发出罂粟的芬芳。 就像年少时单纯的心愿,和不可能实现的誓言。 就像站在彼岸的你,和站在此岸的我。 依然让人等待,让人痴狂。 总记得有那麼一个人,他脾气很好,话很少。 但是无论他说什麼,即便再温柔,听了都像在接圣旨。 战战兢兢,生怕惹恼他。 实际他永远不会和我闹脾气。 如果他实在憋了气,会在睡觉的时候把一只手压在我身上,我为了反击,就会把整条腿都搭在他身上,最後你压我我压你,我沉不住气先吼出来,他还表现得特无辜。 吃了闷亏,不知如何对付,骑在他身上用头去撞他,他抱住我的头,两个人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肩上残留的断发,他会替我捡下。 即便在人很多的场合,我也会和他眉来眼去,人家看了都直吼恶心。 他的心很细,会在我摔跤的时候挽住我的手,将我抱紧。 他会变成小孩子来讨好我,为我做饭弄得满手是伤。 他会在我生气时递小纸条来找我和好。 他喜欢与我紧扣著十指,额头相触。 总是记得有那麼一个人,他在伤心哭泣的时候,我会难受到连看都不敢再看下去。 我记得他的笑,却不记得他的脸。 突然很想问问他,是否和以前一样幸福。 曾听人说,回忆是一座桥,却是通向寂寞的牢。 很想告诉他,千万千万不要像路西法那样,不然我会难受。 千万年之后,我搬了家,住进路西法曾住过的光耀殿里。看着满殿堂的壁画,看着窗外的虚空与缥缈,看着白云蓝天间的光辉,再回头,看着挂在壁画正中央的一幅素描。画中一个少年抱着枕头,躺在床前,短短的卷发有些碎乱,纯洁而又恬静。纸张有些破旧,有些模糊。可每一笔勾勒,每一抹痕迹,似乎都记载着跨越千年万载的思念。 人有两种罪,原罪与本罪。 本罪,是各人今生所犯的罪。 原罪,是指人类生而俱来的,洗脱不掉的罪行。 人一生下来,在上帝面前就是一个罪人。 即便是刚出世即死去的婴儿,虽未犯何罪,但因其有与生俱来的原罪,仍是罪人。 神说,你只是大天使长,却妄图改变天界,这是你的本罪。 神说,你身为我的骄子,却再三爱上魔王,这是你的原罪。 神说,爱是我们唯一能够带走的东西,它使得死亡变得如此从容。 “有很多事我很想告诉你,有好的,也有坏的,已经很多年了。但是,每一件都会成为你的负担。我想得到你,但是更重要的是你幸福。你能理解我吗?” 我脑中一片空白,只知道点头。 路西法的眼眶忽然红了。 “让我吻你一下,好不好?” 我依然机械地点头。 路西法微微一笑,轻轻捧住我的后脑勺,手指插入我的发中。 雪花玉蝶般翩翩飞舞,玻璃窗上依稀有着冰碎的声音。 他慢慢靠过来,双唇覆在我的唇上。 宁静的厅堂似乎又回响起动人心弦的琴声。 那是雪花与灵魂破碎的声音。 他停在我的唇上,安静的,没有入侵。就像要维持这个动作,直到沧海桑田,地老天荒。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表现失常。即便隔了很多年,加百列都会冷冷地对我说,你捉住路西法那一晚,气质和形象全都不要了,像个疯子。 我总是会回她一笑,不多作回答。 在路西法面前,不要说表现失常。没有疯狂,已经说明我情商够高了。 那个时候,路西法不在我身边。 而我早已习惯。 时间过得太匆促,匆促到回忆消失,也再挽留不住。 我真的在用心去记住他,非常非常努力。 可是,渐渐的,我发现关于他的,甚至连幸福的滋味也都忘却。我能记住的,只有这种拼命想要记起他的感觉。 喜欢幻想的小女孩子总是会对我说,米迦勒殿下,那叫思念哦。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在想他。 但他不知道。 他永远不会知道。 路西法……路西法。 念着这个名字,顿时忘记了疼痛。 明明知道没用。 明明知道永远触摸不到他,永远没有资格拥有他。 可是,只要呼唤他的名字,就不再感到害怕。 只要呼唤他的名字,就会觉得自己变得勇敢,变得坚强。 就会变得……非常非常坚强。 千年朝夕似飘絮 人生由绚烂变为平淡 再由平淡趋于更加平淡 漫漫长路一个人走过 无非是为了了解它有多么短暂 那曾经有过的繁荣与梦想,一点一滴攒积于心。 天上的星星,地上的眼睛。 雾散,梦醒,我终于看见真实,那是千帆过尽的沉寂。 他离我很近,眼睛漆黑带着深红,明亮得可以看见自己影子。 他眼中的我在笑,眼角弯着,清澈而明亮。 镜中,耶路撒冷的繁华喧嚣已被遗忘。我看着火镜,凝视着他,想要擦去镜上的雨水。但雨下得太大,密密集集地打在镜面上。水珠顺着他的面颊落下,就像他在笑着流泪。 我不再擦拭,只是小心而轻柔地抚摸着镜面。就像穿过了这块薄薄的玻璃,抚摸着他的脸颊。就像终于越过千万光年的距离,触摸到了遥不可及的恋人。 想见你。 你在天地间叱咤风云,你掌控命运主宰结局,你在风起云涌中骄傲地站立。 你在世界的彼端,时空的尽头。 而这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很多很多的事,却与它们都没有关系。 想起了数千年前的希玛的阳台外,你对我微笑。 想起半年前罗德欧加的阳台外,你对我微笑。 超过了时间,越过了空间。 所有的感伤,总会留下一丝快乐的线索。 所有的遗憾,总会留下一处完美的角落。 或许有过绵长刻骨的痛苦,或许曾经无数次想要放弃,终于明白,你带给我的快乐,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快乐。 路西法,说重新开始,会太迟了吗? 黑白手套交叠在一起,我敞开心胸地笑,拉住他的手,飞奔出去。身后魔族与神族站在一块,欢呼着,雀跃着,笑声回荡在罗德欧加的星空下,圣浮里亚的烟云中,就像婚礼时的祝福,伴随着世纪敲响的,幸福的钟声。 金光下的长发垂落,像极了封藏已久的珍珠红,有些刺眼。 面对古老却华丽的城墙,上面依稀刻着千年来的沧桑。 为谁枯萎,为谁憔悴。 千年的回忆,千年的风霜。 想起了我们在阳台上的欢好。他一直知道我会带给他什么样的创伤与毁灭,所以,他扬头时极美的神情就像夜间绽放的优钵昙,美丽芬芳。 昙花一现,绝艳一时。 路西法一直有些自恋,他爱自己身上的每一个部位。 他的手很漂亮,他弹钢琴的时候,手指美丽得就像流出的旋律。 “说句话好不好?”路西法拍拍他的脸,“一句就好,好不好?” “我已经这么多年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 “就算笑一下也好,一下就好。” “乖,听话,笑一下,嗯? ” 雨滴打在窗上,越下越大,在迷雾中吞没了帝都。 “伊撒尔......”路西法抱住他的头,身体微微蜷缩,“我现在很后悔......为什么那时候我没有拦住你?为什么会让你遇到这样的事?” 夜风空雨在痛哭叹息。 “对不起对不起。”声音近乎哭泣。“伊撒尔,你说的,只要努力了,什么事都能做到。我只想你和我说一句话,答应我好不好?” 米迦勒没有醒来。 路西法不再说话,眼睛充血,鼻尖发红。 他说,没错,这就是人性。自私自利,是人性的麻醉剂,罪恶就像是沉重的负担,把一切罪恶感抛弃,堕落吧。 他说,贪婪,虚荣,骄傲……是我最爱的原罪。 他说,没有人会是永远的赢家。 他说,宁在地狱为王,不在天堂为奴! 他在我面前拉开衣襟,露出赤裸的胸膛,及雪白上的血红玫瑰。 他展颜而笑,他说,他说…… 没错,我很邪恶,可是我很真诚。我真诚地告诉你,没有人可以拒绝我。我真诚地告诉你,即便你是高贵的大天使长,我也要拉著你一起堕落。 他在我面前傲然仰起下颚,他的笑容轻蔑而绝望。 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无论是远古与未来的交接,真实与梦想的边缘,岁月颠簸的坚壁,时光照亮的容颜。天堂地狱,我终寻得永恒,你与我的圣迹。 每一张画都用框架细心地裱装过,却依然有些泛黄。无论如何精心地珍藏,都阻止不了他们老去,就像已逝的岁月,和快要淡忘的回忆。它们在老去。 就像我和他,都在老去。 魔界的底层,天界的顶层。 他在那一头,我在这一头,天地的两极。 虽说如此,每次看到这些画的时候,我都会非常心安。 看到这些画,我总会想,小屁头的手那么小,那么嫩,能握得住一支笔吗?他拿笔的时候,手会不会弄得很脏?画完以后,他会不会去洗手?如果没洗,他和我睡在一起,还用那么脏的手抱住我……嗯,那会很恶心的。我要早知道,一定会打他一顿。 还有,他画画的时候,我要是打呼噜了,他会不会笑我? 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去勾画的? 他会不会像我一样,只是看着对方,就会不由自主地……微笑? 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挫折,每一次都能坚强走过来,唯独在面对他的时候会不知所措。而如今,我却要面对这样的事实。 我猛地搂住他的脖子,躲在他肩膀后面哭得特狼狈。 不是痛苦,不是悲伤,只是懊恼。 越是深爱,就越是痛切地憎恨自己。 竭尽自己所能想要保护他,想要他幸福平安,却连让他健康活下去都做不到。 我们都有着心中坚持的梦想,也都为梦想遭到了相应的惩罚。 为了自由,路西法放弃了天界的荣耀,地位,以及那些曾经爱着他的人。 为了路西法的自由,我放弃了我的自由,永远将自己囚禁在了没有他的地方。 当风声变成你的声音,当黑夜变成你的影子,当阳光变成你的笑容,当雨雪变成你的泪水,当山脉变成你的胸怀,当大树变成你的手掌,当沧海变成你的脉搏,当全世界最灿烂的星辰,变成你的眼睛。当越来越高远的天空,变成了你终于放弃我后,远去的背影。当飞翔在希玛偌大的蓝天下,我却再也找不到你。当你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我就不得不逼自己去爱这个世界。所以,伊撒尔……你是想这样告诉我,对么? 年少的时候总以为,努力争取,什么都可以得到。所以从不自控,不断带给对方困扰。每一次付出时,都会想,或许我做得还不够,或许我再努力一点点,他就会喜欢我一点。殊不知,已努力得够多。太多了。别人早已烦了,腻了,厌倦了。 在后来无数个夜晚,渐渐懂得一些道理。你可以喜欢他,但不能要求他给予同样的回报,正如你不能要求全世界的人都喜欢你。 并不是你投入多少,就能收回多少的。 丢掉的东西,已经太多。感情,自我,甚至尊严。想保护好自己,尽管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 受伤受到无力负荷,懂得自爱之时,是在慢慢长大。 但也累了。 路西法,我想我们都无法挽回。

0
《成功者的肖像》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