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哲思录 9.1分
读书笔记 诗
R@Heart
我们经常把诗人归入诗坛或者文化史,把有生命的东西归入无生命的世界。庄子说过一个寓言:一只乌龟在泥里爬,摇它的尾巴,这时候人们要把它变成一个乌龟壳放入神殿。乌龟说,我情愿在泥里爬活着,我不情愿去神殿死着。这也说明生命创造和文化收藏的关系,乌龟和博物馆、诗人和文化史的关系。我觉得如果一个诗人仅仅是为了文化史或者诗坛写诗的话,那么他便是可怜到了、也空虚到了乌龟壳的程度了。
这中国过去就考状元,皇帝就让大家写诗,对不对?这西方并没有这一套,了不得不就是他们有那么点儿奖金吗?咱们现在就凑着研究西方人怎么看待中国诗,怎么写诗能够便于翻译,让西方人好懂,那我不如反了呢;我写诗就是诗自己长出来,你要我这么窝窝它,那么剪剪他,弄个盆景去参加比赛,那我参加打石头比赛去算了,到底痛快得多。
我不一定赞成反抗。但服从绝不是艺术。
本来作为古典主义的形式,它非常困难,那么仅凭着这个困难它就排斥了许多投机者;但同时呢,也造就了许多的匠人,束缚了精神。现代主义,它给精神的解放提供了宽大空间,因为它完全地解放了形式;可是要是没有精神呢,那它这解放的形式,也就成了投机者的聚集地.
什么是艺术?有艺术感觉的形式就是艺术。他们就弄这种东西。因为他们有充分的经费和研究生,他们终身的职业就是创造各种说法。 ............ 现代艺术真是知之者知之,不知者不知。它不带有任何社会性,倒是带有密宗性质和禅宗性质:你自己知道,谁也不知道。 在现代艺术中间只有一个诚实,就是作者的诚实,他知道他没有胡说八道;但是他知道他说出来的和别人胡说八道出来的,看去会是一样的。
艺术是灵性的,是生命的;非艺术是模仿的、非灵性非生命的,是不得已生活的。而两者可以毫不相关。生活上最失败的人,完全可能是生命至灿烂的人;而生活中看似无比成功的人,可能确实行尸走肉。
0
《顾城哲思录》的全部笔记 28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