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的鸦片 8.7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 左派的神话
万柳中路29号
人们对此可以说,前者的思想源自反革命的浪漫主义,而后者的思想则源自革命的理性主义。而且,前者从根本上说强调特殊性,强调民族或种族的因素,而后者以一个由历史选定的阶级为出发点来强调普遍性。但是,号称是左翼的极权主义在革命发生三十五年之后,却颂扬大俄罗斯民族,谴责世界主义,维持治安和正统观念方面的严格规定。换言之,它继续否认各种自山的和个人的价值观念,而这些价值观念是启蒙运动在反对权力的专断和教会蒙昧主义的过程中力图倡导的。

历史的惊人相似啊。苏联的昨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自私的人性终究会战胜一切主义——可能要去除掉宗教。宗教太疯狂了。

下述论点,即把国家的正统性和恐怖统治归因于革命的激烈和工业化的需要,从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更有道理。布尔什维克是成功的雅各宾派,并利用局势扩大其意志主宰的空间。由于俄国与接受新信仰的国家在经济方面落后于西方,因此,深信自己是进步事业的化身的宗派必须通过强迫其人民省吃俭用、努力劳动,以开创其统治。埃德蒙·柏克本人也认为,雅各宾式的国家,其本身即构成了对传统体制的侵犯,因此,传统体制与革命观念之间的斗争是难以避免、无法平息的。共产主义热情的平息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将在未来有助于克服大分裂。届时,人们将会发现,手段上的差别要大于目标上的差别。

老雷牛逼啊!深信自己进步的势力还会通过自毁方式去行动。

手段的差异和目标差异,说的对,所以君主制未必专制、共和未必民主。

0
《知识分子的鸦片》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