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夜白 8.3分
读书笔记 看不见的路
moneydwei
  游观式山水画具有历时性与共时性,所谓历时性,是不同时空依次展开,所谓共时性,是不同时空聚于一画之中。……游观式布局是中国绘画的主流,所以,中国古代画家尤其在乎时间意象的连续性,如何在画中衔接各种瞬间(或时段)是首要问题,透视问题倒放在其次。然而,山水画毕竟是空间的艺术,若要表现空间的纵深,必然依循透视缩小法。于是问题来了,空间透视法与全景画的时间流动是相悖的。如果过于注重景深,时间的连续性会被打断反之亦然,若一味迁就时间的持续流动,则空间感被减弱,高远、深远、平远无从谈起。如何调和时间连续与空间连续之间的矛盾、协调历时性与共时性的难题,如何综合全知视角的移动观看与由我出发的观看,此乃古代画家之难题。
……
  《清明上河图》有一条横向轴线贯穿全卷,即长街及其延长线。这条横向展开的长街代表行走的路线,具有时间性,所以不存在近大远小的透视现象——好比观光车过王府井,游客只顾观看大街的两面,不看大街两头。与时同性的长街相反,纵向(斜向)的小巷与远景建筑是空间性的,有透视现象,景物渐远渐小,最终消失不见,因为那是目光所往,故而有尽头。
  在长卷中,水平线方向归属于时间,无限延绵,斜线方向归属于空间,指向纵深。《清明上河图》的长街要保持时间性,就要保持水平状态,而且具有同化他者的磁场,能够抵抗透视缩小的干扰,建筑诸物越是靠近长街就越趋向于时间性,朝水平状态变形。也就是说,张择端画《清明上河图》的时候,让长街两侧的建筑诸物趋于水平状态,并随时缩小建筑与桌椅诸物的前端(或放大后端),使之得以水平排列,同时让地面保持水平状态,俨然出于长街的时间磁力。远景的建筑及地面时而倾斜时而水平,都被不断变形、调整,使之适应那条代表行走和时间的横向的长街。也许可以这么说:在二维的绘画上,当空间进入延绵的时间中,空间秩序服从时间秩序,即空间在时间中变形。
……
  山水画也有一条属于时间的看不见的路。《千里江山图》前景的主要村落,房屋有一面墙水平,一面墙倾斜。水平的墙面呼应并强化长卷的横向秩序,倾斜的墙面对应空间的纵深。唯远处的山头、幽谷或角落才出现倾斜的地面和两面墙都倾斜的房屋,因为它们不影响横向结构的整体性,可以处理成倾斜状态,以便于营造空间的纵深。这里所谓横向结构,正是时间之路。两宋全景长卷经典《千里江山图》《江山秋色图》《汉官秋图》均有这条看不见的时间之路。而在五代韩村《江雪初行图》与宋人(传高克明)《溪山雪意图》、明代文徵明《虎山桥图》中,这条时间之路以江河的面目出现。江河之所以成为时间之路,是因为江面水纹全部以水平方向排列。错落散布在各处的众多倾斜空间悉数由水纹为水平状态的江水统领。

0
《照夜白》的全部笔记 2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