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的鸦片 8.7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 左派的神话
万柳中路29号
在此,我们无意去探究大革命为什么会具有灾难性的过程。G.费雷罗在其晚年热衷于阐述两种革命,即建设性的革命与破坏性的革命的区别。前一种革命力图扩大代议制,并确立某些自由;而后一种革命是由正统原则的崩溃引起的,同时又缺少新的能取而代之的正统性。费雷罗的这种区分颇令人满意。建设性的革命几乎可以与我们予以好评的各种事件的结果融为一体:代议制、社会平等、个人自由与思想自由。反之,破坏性的革命则得为恐怖、战争和专制统治承担责任。人们不难设想,君主制在衰退中自身逐渐引起了在我们看来是大革命的成果的一些基本的东西。然而,鼓动法国大革命的思想―严格地说,它们与君主制并非不可调和―却动摇了王权赖以存在的思想体系。它们引发了正统性的危机,而大恐慌与恐怖则又源自这种危机:不管怎样,事实是,旧制度几乎没有进行自卫就一下子崩溃了,此后法国花了一个世纪的时间以寻找另一种能为大多数国人接受的政体。

中国也是如此。辛亥革命后,旧的被摧毁了,然而新的却没有建立起来。绝大多数人——为了不是太绝对——都是需要一个精神的寄托。至于这个寄托是宗教、主义还是爱情,倒是可以见仁见智。

0
《知识分子的鸦片》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