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古典悲剧的形式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梧桐雨》的梦境团圆与渲染功能
然诺
古代诗词作品常写及恨不能在梦中相会,陆游《蝶恋花》:“只有梦魂能再过,堪嗟梦不由人做。”又如欧阳修《玉楼春》:“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西方文学作品也常写梦,钱钟书云:“西方情诗每恨以相思而失眠,却不恨以失眠而失去梦中相会,此异于吾国篇什者也。”
【正宫·蛮姑儿】惊我来的又不是楼头过雁,砌下寒蛩,帘前玉马,架上金鸡;是兀那窗儿外梧桐上雨潇潇。一声声洒残叶,一点点滴寒梢,会把愁人定虐。

第八十二页:

明人张琦曾说:“曲也者,达其心而为言者也,思致贵於绵渺,辞语贵於迫切。”

第八十三页:

故此王国维才有如此论说:“余于元曲中,得三大杰作:马致远之《汉宫秋》,白仁甫之《梧桐雨》、郑德辉之《倩女离魂》是也。马之雄劲,白之悲壮,郑之幽艳,可谓千古绝品。”又说:“白仁甫《秋夜梧桐》剧,沉雄悲壮,为元曲冠冕。”
0
《中日古典悲剧的形式》的全部笔记 1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