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the Mass Line to the Mao Cult
读书笔记 Working Methods in Struggle Movements
自由而无用

在一个信奉孔子哲学的国家,煽动人们在公开场合与他人对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往往在斗争运动的初期,人们对动员的反应是冷淡的。

所以CCP选择把群众分类,从群众中找出积极分子来,与他们达成同盟。政治上的敌意(在微观层面)一定来自于社会生活中的敌意。发现积极分子,是勾起群众热情的关键一步。动员是缓慢的,而且类似像池塘里投石那样,波浪是以同心圆的方式逐渐向远处扩散的。而动员的时候,石头就是积极分子们。

斗争运动的动员通常包含下面的阶段:

  1. 找出被目标敌人边缘化的群体,引起他们“自己是受害者”的意识。
  2. 使用意识形态这个框架,理论化、合法化他们和敌人的纷争,并且在小会议中训练他们,使得达成拥有一个一致的、同心协力地、团结的声音。
  3. 巩固结果,在敌人被击溃、普通人被强迫或被恐吓、积极分子被奖励的情况下,重构秩序。

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通过积极分子,让边缘化的声音,变成主流。

通常来说,不偏不倚的号召,不起作用。人们会倾向于躲在声音后面。因为边缘人群、被压迫的人群,有着更多的不满、怨恨要吐出来,所以在他们当中寻找积极分子,用他们的行为来影响普通群众,显得顺理成章。

在农村里,通常干部们或者工作队的成员们需要同这些目标人群建立感情,获取他们的信任,这样才能引导他们说出不满来。在谈话中了解村子的情况,摸清谁是谁的朋友,谁是谁的敌人,一家一家,这样最后就能把错综复杂的一个村子的社会关系“清晰地”展现出来。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最穷苦的,却不一定是最积极的。最受欢迎的是那些相对而言穷、同时也是政治上的可塑之才的那些人。他们是有潜质的积极分子,可以做出猛烈的攻击或者是滔滔不绝的演讲。据观察,在土改中,许多积极分子就是单纯的恶棍和懒汉。不是CCP的当地组织喜欢这些人,而是很多真正的穷困的农民满足不了他们的要求。这些农民们太怯懦了。

组织者们找到这些穷苦之人后,他们试着通过友善的劝说,来维持合作。他们通过用政治的框架来重新解读他们的不幸遭遇。也就是把人际争端政治化,用阶级斗争的观点来重新理解跟他人的关系。让弱者们认为自己是受害者。

一旦受害者的观点流行开了,人们会寻求复仇。而党的干部,工作队,把代表着他们想法的代理人推向了台前,而自己隐藏在了幕后。这样看起来,似乎斗争运动看起来是自发的和真实的。如此一来,运动会更具有合法性。

总结,动员群众的关键因素是:过分用受害者理论,政治化个人的人际冲突。

0
《From the Mass Line to the Mao Cult》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