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套路的剧作法(修订版) 评分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剧本的文字及其指涉
DIMMI

分镜剧本之于电影正如蓝图之于建筑。因为大多数剧本和最终电影之间并没有严丝合缝的指示和被指示关系。剧本不是一份如何运镜的清单,但它自有一套语言用来指涉,而非明确指示实际拍摄电影时该有的运镜结构。剧本首要之务在于唤起读者心中情感共鸣。

镜头(shot)和场(scene):如果以正常速度拍摄,一个镜头中所含的时间和空间的相对关系,即为真实的时间和空间的相对关系。一场戏涵盖一段连续不断的时间及一个场景,这种连贯性是暗示性的、非真实的,如果是一镜到底,则是真实的。

分镜头剧本与剧本:默片的主要挑战是如何将影像和对白融合,而后来将影像和对白功能区分开其实是错误观念,两者都相当于戏剧的动作或企图。

分镜头剧本里最重要的是镜头提纲,一行行附有号码、描述镜位的文字。剧本则更有想象空间,强调故事中顺畅的感情及逻辑,对运镜只作粗略提示。

在写决策时刻的戏时,可以参考来自剧场中的“反应原则”,要捕捉角色说话前的种种反应——眼神、动作等,镜头必须在动作伤凝结。

剧本的架构以节拍为基础,节拍是衔接戏剧走向的最小单位。

剧本形式的剧本认识:试着用简单几字描述角色特征,但不要提出在剧情中不具任何意义的细节;回答读者在第一次遇到角色时可能提出的问题,如性别年龄;只描述当时能看到的动作,不存在过去式;注明任何具有特殊意义或后面还会重复出现的道具;写观众能看见的角色的外在表现,不描述无法视觉表达的感情状态或抽象知识,不写一大堆无意义的形容词。

剧本是营造气氛的文体,只有将确实的及暗示的相结合,才能达到理想效果。

“看”字说明一场戏的视点;如果一场戏缺乏感情的冲击力,就不可能将之视觉化;用动作显示节拍的变换;尽量少给演员提示,角色态度和企图应由剧本本身暗示;动作即是角色;回到原场景时,最好以动作开始。

语言:剧本语言的目的,不仅在于描述,更在于召唤。所谓召唤,是在描述一个事件时,能够吸引读者尽情去推想该事件的弦外之音。

是谁在看:电影较之戏剧有显著相异之处,摄影机可以移动,远可广泛客观,近可高度个人化主观视点。于是观众对某事件的感受,可以主观得像这场戏完全由角色叙述。剧本写作的功能之一,即在表达穿梭于客观和主观之间的微妙变化。

“摄影机”的语言暗示外来的叙述视点。“看”表示主观镜头,由三个镜头构成。

戏剧化的动作:影响(走位指导)与对白都服务于戏剧化的动作。对白应是一种表达的动作,讲出的内容不如讲话的欲望更重要。

要让文字具有召唤的力量,每个词都要言之有物。每一个事件、节奏变换、措辞用语、细节描绘、人物刻画,都在传达一种观点。读者可发掘的东西越多,对故事就越好奇。

电影让观众有超越现实时空的能力,但观众在超然于现实的同时在电影时空中又非无所不能,反而可能更加感同身受,既忘我又印证自我。这让电影观众好比神话中的众神。众神创造世界,人创造电影神话,神话支配众神,电影支配人。

0
《超越套路的剧作法(修订版)》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