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醒来是歌星 7.5分
读书笔记 愉快的行业?
Karma_

有天,我回乡下去疗伤止痛。待了好几天,才又渐渐的明白,自己是乡下孩子的身份,就跟伍佰的蒜头乡,林强的彰化,还有小齐的田中,都是乡下孩子的身份那样……这世界本没什么好计较的,我骑着脚踏车,在刚插完秧苗的水稻田里逛着,远远地看见我的三叔公,我晃了过去……

“阿升喔!回来了喔!”叔公停了手上的活,很高兴的叫着我。

“嘿!叔公,身体还好吗?”好一阵子没见到了。收工里就数他最无厘头,从小就很爱五四三的跟他乱说话。

“我那天在电视里看到你勒!你在电视台上班呢!”老农夫不大明白城市错乱的那一切。

“不算是啦!”为什么在电视弄脸,就是在电视台上班呢?想到那个计程车的故事,心里开始有点忸怩了起来……

“我有听到你在唱歌溜!是歌星啦喔!”

“嗯,怎么说呢?”这会儿,我才好不容易疗伤止痛的忘了自己的身份,宁可自己是个制作人什么的,却又苦于无力解释,什么玩意儿是制作人的。

“可是。你的歌,我听唔勒!我比较喜欢……罗时丰那种的,你应该多唱一点那种的给我听啊!”

唉!晴朗的天空,突然又飘起雨来了。我要到哪里,才能寻找到我自己呢?

我亲爱的三叔公,在我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里,又狠狠的插上了一把刀。气死我了,这不跟我妈一样,也许哪天,我都已经拿到诺贝尔文学奖了,她还要给我寄《读者文摘》,教我念呢!

“啊!那是不一样的境界啦!”我用最后一丝气息辩解着。

“唉,听有就有,听呒就呒啦!”

然后就又锄他的草去,把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扔在田埂边。真想嚎啕大哭……

我调转车头,前面一点就是火车路了,不如去找个火车撞上去算了。心里百感交集的,无聊的陷入了三叔公的诡计,开始想,到底是罗时丰红,还是我红……

走没几步,晚风里突然传来三叔公无辜的声音。

“阿升喔!下次回来给三叔公买几块罗时丰的录音带好吗?乖孙……谢谢喽……”

我老去跟朋友说这些事,每次都说的让人听起来不知道是快乐还是悲伤的,也没能去问我那几个从乡下来的土味的歌星朋友们,这些日子究竟是快乐还是悲伤的。

三叔公也去了好些年了,罗时丰的录音带,没有来得及带回去给他。

但我想他大概说对了一件事。

“歌就是歌嘛!听有就有,听呒也就呒了……”

0
《一朝醒来是歌星》的全部笔记 3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