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醒来是歌星 7.5分
读书笔记 我很怪,因为我真实
Karma_

“你知道吗?也就是因为你一开始就那么说:‘如果你觉得我很怪,那是因为我真实。’所以到现在,我都觉得为了保持你一开始就认为所有的真实,而叫我自己不管在内在、或外在,都必须恒常地保持着怪怪的。”很饶舌。

在许多年之后,我总还是那样地跟好兰迪抱怨着。

“没有人说粗糙就不美好啊!你知道在那种充满了美声和修修补补的合成音乐的时代里,粗糙,反而是一种难得的真实和美感呢!”好兰迪,总是信心满满的那样解释着。

而这其实也就正好解释了,这十年来我们对台湾新音乐的发展过程里的某种迷思。随着新世纪和网络资讯的泛滥,“全球化”这样的潮流,正像是无法找到疫苗的瘟疫一样的冲击了各式行业与文化。

“失根的兰花”是早十几、二十年前就不断的被提及的一个意念、一个图像。

是一种不肯随波逐流,而攀附在原来位置上,却常被讥为食古不化的迷思。

什么样的音乐才是负责的良心的,在我进入这行之前,就已是一场激烈的论战。

一直到现在,我仍然常常听见人们这样对我说:“其实,我还是觉得你以前的唱片比较好,后来的都太商业了。(要不就是后来的都太混沌、太艰难。)”

这真把我搞迷糊了。好像是人们在这家伙苟延残喘了几年之后,突然发现了他的存在,试着去接纳他。但却为了表示自己某种特殊的品位,却吝于与人分享。

我们常常形容,唱片业其实是一种“遗憾的艺术”,显然是因为它有着永远无法弥补的缺憾,也叫催逼着我们在新的唱片制作过程中,不允许让过去的缺憾再发生。然而,新的缺憾又在新的专辑中产生了,如此,我们就不断的在制造,也不断的在遗憾。

于是我们不妨这样假设,后来的唱片是比较接近没有缺憾的。

但是,当你努力的撑了那么久之后,却有人跑来跟你说:“我觉得你以前的唱片比较好。”

“是好听,还是感觉好?”我总是会这样问。

“说不上来。”大部分的答案都是这样。

这简直是在说,有一部分的人比较喜欢较多缺憾的作品。

还是,我在这一路的演化过程里渐渐失去了让人喜欢的某种特质。

“童真、天真、纯真……”成长的过程里一路抛弃的,一定是这些东西。

那是意味着一件更趋于成熟或远离缺憾的作品,它也就更远离纯真。

0
《一朝醒来是歌星》的全部笔记 3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