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塞尔现象学 8.9分
读书笔记 导论&第一章、早期胡塞尔:逻辑、认识论和意向性(描述现象学)
神一样的戴

这本书从广度上给予了胡塞尔观点一个逻辑上清晰的结构,这种整体性的视角对于理解和入门现象学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它比胡塞尔原著来说可读性,通俗性都要超过太多。许多地方直指要害,一语道出理解现象学的难点所在。

笔记要义是梳理本书的逻辑结构、整理现象学入门难点来增强记忆和便于他人参考。

胡塞尔自己所出版的著作,大部分都是对现象学的纲领性导论,它们组成了胡塞尔大量产出的小部分。
胡塞尔产出的巨大的,以至没有任何人将他的全部著作读完过。

作为本书对于胡塞尔哲学内在连贯性的论据出现在导论中,传统观点中胡塞尔的现象学哲学观点是断裂为两部分——早期的在《笛卡尔的沉思》中“先验哲学”与晚期的《欧洲科学的危机和先验现象学》中“主体间性”的断裂。这使得胡塞尔被曲解、以及成为后来的现象学家一部分垫脚石。然而说明胡塞尔观点的内在连贯性是十分困难的——因为这两部分间的断裂比起连贯性要显而易见的多。展现胡塞尔观点的内在连贯性的视角,构成了本书一半的意义,是十分重要的。

克服胡塞尔的断裂,实际上也是克服我们自身对于现象学认识的断裂。

第一章.早期胡塞尔:逻辑、认识论和意向性

第一部分.意向性概念 (第一节&第二节)

理解现象学的第一难点,是如何从现象学之外的语境进入到一个陌生的现象学的语境。现象学的研究只有在这种特有的语境下才变的可理解和清晰起来。本书开篇以知识论、实在论、传统形而上学、心理主义、逻辑为参照物,进入到现象学的研究领域。

胡塞尔认为,知识论所面临的核心问题是,确立知识何以可能。它的任务不是考察意识是否(和如何)能够获得关于独立于心灵的实在的知识。
他采取更加积极的步骤来说明使知识成为可能的必备条件。

知识建立在传统的实在论上,要以预设的独立于心灵的实在为基础。这里有两点需要被说明,一.这样的实在是如何可能,二.知识如何可能的建立在这样的实在上。然而胡塞尔并不关心这种问题,他关心的是“知识的可能的必备条件”。区别在于,前者研究:一种可能的知识的结构,后者研究:知识如何在<逻辑上>成为可能,换句话说在逻辑的话语下,研究知识的前设条件是什么。在后者中知识是一个概念,拥有概念的属性。

胡塞尔批判的是心理主义观点。心理主义的观点认为:最终逻辑学必须被看作心理学的一部分,逻辑规律也要被看作心理学之下的逻辑规律,必须经验性的研究它们的性质和有效性。由此,心理学为逻辑学提供理论基础。
心理主义的根本错误在于,它没有正确的区分知识的对象和认识活动。尽管认识活动是一个在时间内消逝,并有开始和终结的心智过程,但是,对于在该活动中被认识到的逻辑原则和数学真理而言,却并非如此。
尽管逻辑原则是被意识所掌握和认识的,我们仍然意识到某种观念的东西,这些东西不能被还原为认识的实在的心智活动,它和这些活动也完全不同。
将观念性进行自然主义和经验主义的还原为实在性的尝试,破坏了任何理论的可能性,包括心理主义本身。

观念的和实在的之间的区分对于胡塞尔是十分根本的。观念规则的有效性是独立于任何实际上存在的东西,换句话说观念不能被还原为任何实际上存在的东西。实际的东西有时间性,而观念的东西是无时间性的。在这里胡塞尔借用了类似的弗雷格的意义理论来论证,因为我们总是可以在不同的时间、地点、人物形式之中意谓到相同的东西。这种意谓内容和意谓活动的根本不同,说明了观念对象的独立性。

胡塞尔在两种类型的观念和先天可能性条件作出区分:客观条件(逻辑的)和主观条件(意向行为的)
如果我们要谈论在主观意义上实现了的知识,那么就必须满足这些条件。如果认知主体不具有区分真理和错误、有效性和无效性、事实和本质、明证性和和荒谬性的能力的化,那么客观和科学的知识也是不可能的。
人们仍然面临一个明显的悖论:客观真理是在认知的主观活动中被认识的。我们们必须确定认识的主体是如何使观念物正当化和有效化的。

知识成为可能除了客观性的条件,现象学还关注主观性的条件。因为一个无法否定的事实是:任何知识的生成都要依赖一个主体性活动。在这里胡塞尔把主观性的条件当做是一种知识结构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在这里转向了观念性对象本身,其中包含了实在性的全部内容,而不是在主观和客观中间的一个中介环节。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胡塞尔认为行为由生物-神经基础和先天结构两部分构成,而这两者之间如何联系是没有表明的。

在这三个前提性的观点澄清之后,我们就进入了这一部分最主要的概念——意向性。

在这个概念开始时,胡塞尔区分了两种偏颇的观点。

一个流行的观点认为,意识可以比作一个容器。它本身和这个世界并没有关系,但是如果它被外在对象因果性的影响了,它就和世界建立了关系。更准确的说,当且仅当对象因果性的影响意识状态时,才能说意识状态指向了对象。
即使表明对意向性的客观主义解释是错误的,还是可能为一个主观主义的解释辩护。对象并不总是在实在中存在,意向性必须首先和首要的被理解为和内在于心灵的对象的关系。

意向性定义为意识与对象的关系。相应于胡塞尔反对客观主义和主观主义,意向性这个关系不存在于外在的因果关系,同时也不存在于意识中。

随后胡塞尔分析了更为深入的两种情况:1.对于幻想的意向性 2.意向对象是否存在于意识中

当我们感知一个对象时,必须区分显现之物和现象,因为对象从来不是在其总体中,而总是从某个特定而有限的角度来显现的。没有任何单一的现象能够把握住整个对象:对象总是不能被单个的被给予性穷尽,而总是超越它。
但是在考虑到意识本身的被给予性时,情况却不同了。当我在反思中试图将视觉感知作为主题时,这个感知却并非角度性的被给于。它没有一个隐藏的背面。

胡塞尔考察了两种对于意识来说截然不同的对象,并且用了后边才定义了的一个概念:被给予性。可以理解为,被给予性上不同,所以不能互相还原。

相对于活动来说,这个幻想出来的东西也是从特定的角度显现的。
无论意识活动的对象是否存在,它们都是意向性的。

幻觉和知觉在被给予性上来说,在描述现象学中是看不出差别的。

我们谈论意向对象,这不应该被等同于某种心灵构造,它仅仅是我的意向的对象而已。所有主张我们知觉是间接的,并且以与知觉对象本身不同的东西为中介的那些原型,都被那些论证所冲击。
胡塞尔的分析说明,表象指称是寄生的。那个被解释为表象的对象必须首先被感知。
与其说我们经验到表象,不如说我们经验到的是!表象性!的,并且它们将世界作为具有特定属性的而表象出来。

与所谓的自然关系不同,意向性被这样一个事实所刻画,即它不预设两个相关项的存在(因此,可能把意向性不称为关系更好)。因此,意向性一个重要的方面正是存在独立性。从来不是意向对象的存在使意识活动成为意向性的,无论这个活动是知觉还是幻觉。

第二部分.意向经验的结构(第三节&第四节)

胡塞尔说明可以从三个角度分析所有意向的经验-----活动的内在内容,意向内容,被意向之物

意识的意向性不是由外在的影响导致的,而是由于经验本身的内在环节。简单的说,是意向内容使意识成为意向性的并给活动提供指向性。
每个意向经验都是具体类型的经验,胡塞尔把它抽象成两个不同的部分——经验的特质和经验的质料。
正是意味或者意义给意识提供了对象指向性。更具体的说,质料不仅规定了哪个对象被意向,而且也规定了这个对象是作为什么被理解和设想的。因此,将意向“关系”说成依赖于!概念!。
对象既不能与活动混淆,也不能与使我们能够理解对象的观念的意义相混淆。

可以看到意向性经验的结构(意向内容)分为经验的特质(意向经验的具体类型)和经验质料(活动的观念性意义)。活动质料与对象的关系,在弗雷格那里对应的是思想与意义的关系。同一个活动质料不能意向不同对象,但不同的活动质料却可以意向相同的对象。

胡塞尔根据内在内容给出对意向的描述,意向就是质料和特质的联合体,这个联合体内在于时间性之流。
胡塞尔将观念性的意义和具体的意谓活动之间的关系,理解为观念性和它的具体实例之间的关系。
包含在活动里的并非我们所意向的,而我们所意向的也不包含在活动里。

活动的内在内容最重要的一个特性是时间性,在这里胡塞尔没有具体讲述活动内容的具体方面而是以杂多来概括,内在内容在严格意义上是内在于心灵和私人的,谈论在不同的活动中发生了相同的内在内容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同一性孕育在时间之外,杂多内在时间之中。一个指向对象的活动同时包含这两个环节,同一和杂多共存(观念性和实例的关系)。

正是由于感觉和解释的相互作用,才构成了对象的现象。
正是通过解释,感觉才赢得一个意向性的指称——然后我们才有指向对象的知觉。正是因为感觉自身是非意向性的,它们没有内在的对象--指称,所以我们才能用不同方式解释它们。
与布伦坦诺相反,胡塞尔最终否认意向性是我们意识的一个本质特征。人们还可以指出许多缺少意向性的经验。
我们已经知道意向性的核心在于“将某物作为某物的解释”

纯粹的感觉没有意向性,通过解释才获得意向性,让我们对意向性和意识的关系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意向内容具有观念性,而意识活动具有时间性。意向是意识极其重要的一部分却不是本质特征。

活动不包含意向性,没有意向性经验可以缺少特质和质料成分。因此,他把这个复合体(特质和质料)称为活动的意向性本质。意向性的分析结束之后胡塞尔进入了对象的被给予性的分析。

当我们要阐明对象的被给予性,即对象呈现的不同方式时,我们就必须超出特质-质料这对范畴。
胡塞尔主要区分了意指的、想象的(图画的)、以及知觉的被给予性
对象可以被更直接或者更不直接的方式给予,即它可以或多或少的在场。
胡塞尔认为语言性的意向没有知觉意向本源和根本。它们是被建立的意向,X建立在Y上,并不能说X能够从Y得出或者还原到Y ,而只意味着,X以Y!为条件!,并且不能独立与Y 而存在。

胡塞尔把被给于的充实性分为了三个等级,语言的、图画的、知觉的。不同的对象被给予性之间是不可还原的。

存在一个语言学——哲学的假设,即认为所有意义在本性上都是语言性的,但是胡塞尔的前语言经验这一概念却蕴含对这一假设的批判。否认前语言的认知能力,以及前语言的认同的综合的存在,并主张将某物作为某物的理解都预设了语言的使用,是本末倒置的。
正如康德一样,胡塞尔否认对象的存在像蓝色或重量一样,是客观属性。简单的说,存在被现象学解释为!一种!特殊的给予方式。知觉的被给予性被等同于对象的自我——呈现。
除了活动的特质和质料外,充实性也是意向性的很重要的部分。它于直观活动中在场,在意指活动中缺席。

胡塞尔提出了关于被给予性的相关描述,对象必然的落在一种被给予的种类中。被给予性和指向性是相分离的两个独立部分。

第三部分.知识的形成(第五节&第六节)

在谈论知识的形成之前,我们需要对知识先进行定义。我们在第一部分中我们只讨论了什么不是知识(或者是我们不关心的),在这部分我们可以利用被给予性充实性不同,来给知识下一个正面定义。

知识能够被刻画为意向之物和被给予之物之间的认同或者综合,并且真理能够刻画为所意谓者与所给予者之间的同一。但是必须强调,我们谈论的是在!两个不同活动里!被意向的东西之间的重合的综合,而不是意识和一个独立于心灵的对象的符合的综合。
真理只存在于重合的综合里,真理总是被知的真理。
他不关心事实性的知识,而只关心知识的可能性问题。如果一个断言能被直观的充实,那么它就是真的。

不独立于心灵的对象才能形成知识,这里隐晦的表达了一种可充实的概念。可充实这个属性本身是观念的,但是它表达的是从观念到活动的链接。真理必须拥有这种可充实性。这里胡塞尔把真理与知识的可能性相等同。

明证并不是特别私人的东西,确切的说,胡塞尔的明证概念蕴含着关于主体间有效性的主张,正因为如此,这个概念才对批判展开了。
错误的可能性是经验性的明见的部分,能够使一个明证失效的是另一个明证。

明证性是知识拥有的一个属性,它对于这种证明方式敞开。

胡塞尔也谈及真理作为明见的相关物,因此,人们可以区分两种真理:作为揭示的真理 相对应于作为正确性的真理。
直观在认识论上是不相关的。只有当直观起充实一个意指意向的作用时,我们才获得知识。知识适当的位置在判断那里。
我们对时空性对象的意向性指向都有这样的特征:我们总是超越被给予的东西而把握对象本身。我们对于这些对象的把握总是不充分的。但这并不是说,对于知觉来说并没有明证的余地。
胡塞尔对不同种类的明证性作出了区分:确然的(不可怀疑)明证,充分的(完全的)明证,和不充分的(部分的)明证。正如他所指出的那样,如果我们将一个领域对明证的要求转加到另一个原则上不可能实现这些明证的领域,那么就是不可接受的。
主张物理对象只有在以完全的方式显现时,它才被明证的给予了,就是主张只有当物理对象停止作为物理对象而显现时,它才能明证的显现。
并没有绝对充实,或者根本什么都没有的情况,而是相反,不同程度的充实都可能存在。它的范围以及其明晰性都能改变。

由于对象的被给予方式分了等级,所以明见性也根据这个等级分了不同方式的明见,对不同种类的对象来说总有不同的本原的显现方式。知识是关于对象的知识,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当对象的所有侧面都被直观的给予时,这个过程到达顶点。

胡塞尔的对象概念更加宽泛(基本上,所有能被加上谓词的东西都是对象),并且根本的说,他区分了两种类型的对象:实在的(知觉的)对象和观念的(范畴的)对象。
原初的,我们只是以知觉的方式指向一个对象,例如一把椅子。然后我们开始关注椅子的某一个属性,例如颜色。最后,范畴性的说明才发挥作用,我们在这个阶段把前两个阶段联系起来。我们把对象作为一个整体,把部分作为部分,而且我们把部分作为整体的部分而意向,并且以将此以判断的形式表达出来:"这把椅子是蓝色的”。这个谓述表达的是范畴运作。

知觉的对象是被直观给予的,范畴性的对象分为两种,一种是像数字3、正义这样的独立对象,另一种是像“这本绿色的书躺在桌上的纸下”这种由更基础的部分组成的事态对象。

范畴性的意向到底是如何被充实的呢?根据胡塞尔,我们不仅能够意指性的意向一个事态,而且它也能够直观的被给予,并因此被理解和经验为真。因此胡塞尔勉为其难的扩大了直观的概念:我们不仅能够说感性直观,我们也能够说范畴直观。
只有建立一种更高级的活动,这种活动建立在对绿色的书、纸张和桌子的知觉上,才能够意向超越这些对象的东西,即它们的关系和统一。
直观不必然的是感性的、素朴的、或者非推理的,而仅只非意指的。

综合的范畴对象并不是直接就能够直观到的,需要一种(复合的)高级活动。只要它能够带给我们达到了本原的给予性的事态,本质特征或者抽象证明,也能被看作直观。

最后,胡塞尔区分了两种范畴活动,综合的和观念性的。前者指向一个高阶的复合对象,后者则是从个体中把握普遍。
我们不仅经验到具体的和个别的对象,也经验到抽象和普遍对象。

胡塞尔的经验概念比经验主义遗留给我们的要更加全面,我们不仅经验到具体和个别的对象,也经验到抽象和普遍的对象。

胡塞尔不仅断言我们能够经验到观念的或者范畴性的对象,他还认为,我们能够获得本质直观。
形式本体论是研究作为一个对象意味着什么的学科,它不涉及到种类繁多的对象之间的区分,而只涉及到对任何对象都无条件正确的的东西。在对质、属性、关系、同一性、整体、部分等范畴的说明中,我们将可以发现形式的本体论的工作。
区域本体论考察某个给定的区域或者某类对象的本质结构。不仅存在指向单个对象的心灵活动,也存在意向普遍和观念性的东西的心灵活动。
最终,这个想象性的变更将会带领我们达到特定的而不能再变更的属性,即不能再改变和越过的,否则就会使这个对象不再是它所是之物一类。这个变更最终使我们能够区分对象的偶然属性和它的本质属性。

胡塞尔对本质还原和变更的可能性的思考,对质料和形式本体论的区分,以及对感觉和思维的关系的思考,都是重要的哲学研究。

第四部分.现象学和形而上学(第七节)

当我们把一个对象称为实在时,这个刻画并不带有形而上学的含义,它也不意味着对象可以独立于心灵而存在。它仅仅被当做一个描述性的刻画:这个对象在其亲身在场中被直观的给予。
真实和错误的知觉对于现象学来说是无关紧要的,而形而上学中立性就隐藏在这个主张之后。

整个描述现象学在形而上学的立场是中立性,但是只要胡塞尔不作关于意向对象是否有任何独立于心灵的实在性判断,并且他认为现象学无法回答这个问题,那么他原来的现象学概念肯定要被看作是很狭隘的概念。

存在着现象学可以明智的抛弃的伪形而上学问题,也存在着它所不能达到的形而上学问题,以及现象学所能处理的形而上学问题。
如果一个人想理解活动,意义和被意向的对象之间的关系,那么就必须离开描述性的现象学并选择先验现象学。
胡塞尔对他的观点的抛弃不能被称为致命的,因为这个观点以有很多缺点和含混性为特征,现象学的地位根本没有被分析过。

胡塞尔在这里没有阐明现象和实在的关系,因此他的!构成概念!的形而上学含义仍处于晦暗之中,这些描述现象学的缺点将在第二章先验现象学得到解决。胡塞尔的转向是由于理论缺点进行的(理所应当的)转向,并不是跨越了不可跨越的鸿沟,且进行了对描述现象学的抛弃。

0
《胡塞尔现象学》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