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8.4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s君

勒庞《乌合之众》的得与失

1、勒庞用自己的语言,生动说明了作为群体和群体成员标志的“服从的欲望”。

2、他把群体中人描述为日益被大众文化所湮没,这种文化把平庸低俗当作最有价值的东西。

3、勒庞显然不具备方法论的头脑。

原文:

1、群体的无意识行为替代了个人的有意识行为,是目前这个时代的最主要特征之一。

2、构成这一转型基础的是两个基本因素。首先是宗教、政治和社会信仰的毁灭,而我们文明的所有要素,都是植根于这些信仰之中。其次是现代科学和工业的各种发现,创造了一种全新的生存和思想条件。

3、群体不擅推理,却急于采取行动。

4、迄今为止,彻底摧毁一个破败的文明,一直就是群众最明确的任务。历史告诉我们,当文明赖以建立的道德因素失去威力时,它的最终解体总是由无意识的野蛮群体完成的,他们被不无道理地称为野蛮人。创造和领导着文明的,历来就是少数知识贵族而不是群体。群体只有强大的破坏力,他们的规律永远是回到野蛮阶段。

5、要想领导他们,不能根据建立在纯粹平等学说上的原则,而是要去寻找那些能让他们动心的事情、能够诱惑他们的东西。

6、群体在智力上总是低于孤立的个人,但是从感情及其激起的行动这个角度看,群体可以比个人表现得更好或更差,这全看环境如何。一切取决于群体所接受的暗示具有什么性质。这就是只从犯罪角度研究群体的作家完全没有理解的要点。群体固然经常是犯罪群体,然而它也常常是英雄主义的群体。

7、群体的冲动、多变和急躁:所有刺激因素都对群体有控制作用,并且它的反应会不停地发生变化。群体是刺激因素的奴隶。 孤立的个人具有主宰自己的反应行为的能力,群体则缺乏这种能力。群体根本不会做任何预先策划。群体没有能力做任何长远的打算或思考。

8、群体的易受暗示和轻信:群体通常总是处在一种期待注意的状态中,因此很容易受人暗示。群体是用形象来思维的,而形象本身又会立刻引起与它毫无逻辑关系的一系列形象。

9、群体情绪的夸张与单纯:群体感情的狂暴,又会因责任感的彻底消失而强化。意识到肯定不会收到惩罚——而且人数越多,这一点就越肯定——以及因为人多势众而一时产生的力量感,会使群体表现出一些孤立的个人不肯能有的情绪和行动。在群体中间,傻瓜,低能儿和心怀妒忌的人,摆脱自己卑微无能的感觉,会感觉到一种残忍。短暂但又巨大的力量。这种夸张倾向,常常作用于一些恶劣的感情。很容易干出恶劣的极端勾当。

10、群体的偏执、专横和保守:专横和偏执是一切类型的群体的共性。

专横和偏执是群体有着明确认识的感情,他们很容易产生这种感情,而且只要有人在她们中间煽动起这种情绪,他们随时都会将之付诸实践。群体对强权俯首帖耳,却很少为仁慈心肠所动,他们认为那不过是软弱可欺的另一种形式。他们的同情心从不听命于作风温和的主子,而是只向严厉欺压他们的暴君低头,他们总是为这种人塑造起最壮观的雕像。不错,他们喜欢践踏被他们剥夺了权力的专制者,但那是因为在失势之后他也变成了一介平民。他收到蔑视是因为他不再让人害怕。群体喜欢英雄,永远像个凯撒。他的权杖吸引着他们,他的权力威慑着他们,他的利剑让他们心怀敬畏。 群体随时会反抗软弱可欺者,对强权低声下气。如果强权时断时续,而群体又总是被极端情绪所左右,它便会表现得反复无常,时而无法无天,时而卑躬屈膝。

群体有着坚不可摧的保守本能。他们对一切传统的迷恋与崇敬是绝对的,他们对一切有可能改变自身生活基本状态的基本事物,有着根深蒂固的无意识恐惧。

11、群体的道德:群体经常会表现出极高的道德境界(舍己为人、自我牺牲、不计名利、献身精神和对平等的渴望等)。群体对个人具有道德净化作用。

12、群体的观念:观念只有采取简单明了的形式,才能被群体所接受,因此它必须经过一番彻底的改造,才能变得通俗易懂。

13、群体的理性:群体没有逻辑推理能力,不能辨别真伪或对任何事物形成正确的判断。群体所接受的判断,仅仅是强加给他们的判断,而绝不是经过讨论后得到采纳的判断。

14、群体的想象力:侵略者的权力和国家的威力,便是建立在群体的想象力之上。在领导群体时,尤其要在这种想象力上狠下功夫。要想掌握这种本领,万万不可求助于智力或推理,也就是说,绝对不可以采用论证的方式。不管刺激群众想象力的是什么,采取的形式都是令人吃惊的鲜明形象,并且没有任何多余的解释,也许仅仅伴之以几个不同寻常或神奇的事实。有关的事例是一场伟大的胜利,一种大奇迹、大罪恶或大前景。事例必须摆在作为一个整体的群众面前,其来源必须秘不示人。影响民众想象力的,并不是事实本身,而是它们发生和引起注意的方式。如果让我表明看法的话,我会说,必须对它们进行浓缩加工,它们才会形成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惊人形象。掌握了影响群众想象力的艺术,也就掌握了统治他们的艺术。

15、群体信仰所采取的宗教形式:群体信念有着盲目服从、残忍的偏执以及要求狂热的宣传等这些宗教感情所固有的感情。因为一切政治、神学或社会信条,要想在群众中扎根,都必须采取宗教的形式——能够把危险的讨论排除在外的形式。即便有可能使群众接受无神论,这种信念也会表现出宗教情感中所有的偏执狂,它很快就会表现为一种崇拜。

16、群体意见的直接因素:

形象、词语和套话:政治家最基本的任务之一,就是对流行用语,或至少对再没有人感兴趣、民众已经不能容忍其旧名称的事物保持警觉。名称的威力如此强大,如果选择得当,它足以使最可恶的事情改头换面,变得能被民众所接受。

幻觉:群众从来就没有渴望过真理。面对那些不合口味的证据,他们会拂袖而去,假如谬论对他们有诱惑力,他们更愿意崇拜谬论。凡是能向他们提供幻觉的,可以很容易成为他们的主人,凡是让他们幻灭的,都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经验:经验几乎是唯一能够让真理在群众心中牢固生根,让过于危险的幻想归于破灭的有效手段。但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经验必须发生在非常大的范围内,而且得一再出现。

理性:它对群体没有任何作用。要让群众相信什么,首先得搞清楚让它们兴奋的感情,并且装出自己也有这种感情的样子,然后以很低级的组合方式,用一些非常著名的暗示性概念去改变他们的看法。在回到原来的话题上,慢慢探明引起某种说法的情感。

群体从来不受理性的指引,是幻觉引起的激情和愚顽,激励着人类走上了文明之路,在这方面人类的理性没有多大作用。我们若想对这些力量有一点认识,就必须研究一个民族的整个进化过程,而不是这一进化过程中不时出现的一些孤立的事实。一切文明的主要动力并不是理性,倒不如说,尽管存在理性,文明的动力仍然是各种感情——譬如尊严、自我牺牲、宗教信仰、爱国主义以及对荣誉的爱。

17、只要有一些生物聚集在一起,不管是动物还是人,都会本能地让自己处在一个头领的统治之下。芸芸众生总是愿意听从意志坚强的人。一类包括一些充满活力、可只一时拥有坚强之意的人,一身蛮勇,虽然能够领导别人,却好像不能在最简单的环境下思考和支配自己的行为。另一种是更为罕见,意志力更持久,影响力却要大得多。

18、领袖的动员手段:断言、重复和传染

作出简洁有力的断言,不理睬任何推理和证据, 是让某种观念进入群众头脑最可靠的办法之一。一个断言越是简单明了,证据和证明看上去越贫乏,它就越有威力。

得到断言的事情,是通过不断重复才在头脑中生根,并且这种方式最终能够使人把它当做得到证实的真理接受下来。如果一个断言得到了有效的重复,在这种重复中再也不存在异议。群体的意见和信念尤其会因为传染——但绝不会因为推理——而得到普及。

传染在作用于官大民众之后,也会扩散到社会的上层。得到民众接受的每一种观念,最终总是会以强大的力量在社会的最上层扎根,不管获胜意见的荒谬性是多么显而易见。

19、名望:先天的和个人的

名望越高,反应也会越强烈。

20、群体的信念与意见的变化范围

这个民族会继续这一转变过程,

0
《乌合之众》的全部笔记 69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