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夜白 8.3分
读书笔记 飞鸟与立体主义
moneydwei
  山水画是画所知,当然也是所见,但这种看是一种动态的具有时间过程的观看方式,就像鸟在飞翔时的看,而且更自由。……譬如范宽《溪山行旅图》,伟大的中央高山令人仰止,然而它并没有始终处在仰视角度中,甚至还相反,这是一座全方位的高山,它同时摄取观者的仰视与俯瞰,近观与远望,宏大无限。当我们的目光自山腰往上移动时,获得仰视的印象,然而视线升至第一个山头,看到的竟是俯视中的峰顶。随着目光从第一座山头往后移动至最高峰,视线又从俯视渐变为平视,最后归于仰视。多么不可思议,面对一座静止的画中山,我们在一瞥之间,获得飞鸟般连续的观看。
0
《照夜白》的全部笔记 2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