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者 8.1分
读书笔记 第147页
cherrypie
沙漠。一个没有花开花谢、没有季节的地方。只有日与夜的无尽转换。它是在时间之外的。当她凝视着它的时候,与其说是凝视着它,不如说是被它吸了进去,因为沙漠中没有任何标的物可以作为丈量远近的凭借。这里也没有地平线可言,有的只是一片氤氲,让天与地无法截然分开。一切都是搅合在一起的。没有任何旁观者可言:沙漠就是永恒。
有什么是可以或可能把沙漠退回到时间里去的呢?水。
一个冰河时代。水是失落的记忆;记忆则是世间存在易逝的证明。
雪可以把沙漠覆盖,并通过融化,把沙漠带回时间之中。沙漠曾经把所有的生命汁液抽干,让一切进入纯粹:只有非活性的东西可以达到纯粹的境界。空无就是纯粹,是对追求成长的贪婪躁动的一种疏离:永恒就是纯粹。但凡久存的都是没有生气的。
而当冰河融解,沙漠就会被迫再一次进入生成变化:生成为广大的绿草原,就像千万年前这里曾经的样子吗?
虽然眼前一切都是被埋在沙子里,但她却感觉内心发生骚动,感觉有些不连贯的字句硬是要从沙子里冒上来……“她就怀了孕,并随他一道退避到一个偏远之地。”
0
《偶遇者》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