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秩序 8.3分
读书笔记 美国:心情矛盾的超级大国
南流水

战后的美国总统都认为美国在追求解决冲突、实现各国平等的目标,都宣称美国的原则适用于世界。

但在越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都中途放弃,在冷战胜利后矛盾浮现。美国追问自己付出的努力的道德价值何在,要么是它的目标本来就不可能实现,要么是美国没有采取恰当的战略。

冷战的开启:

战后美苏两方划定在德国的占领区,苏联坚持按照斯大林的主张在东欧建立政治框架,斯大林放弃了威斯特伐利亚原则,支持“客观因素”,认为占领土地的人就要实行自己的制度。斯大林切断了通往柏林的道路。在两国矛盾下,斯大林对局部战争很有信心,不认为美国会在局部问题上使用核武器,但不会冒险进行全面战争。

两大阵营的敌对使欧洲面临霸权统治的危险,杜鲁门在此时提出希腊-土耳其援助计划、马歇尔计划和北约,美国主导的秩序达到顶点。从此,之前的均衡成为了两个核超级大国之间的均衡。在杜鲁门时代,美国构建了传统联盟形式的单边保障体系。

面临战争威胁,美国对苏联实行的是遏制政策,这一努力主要是道义上的,而非地缘政治考虑。美国对苏联的冷战被描述为为自由世界发起道德攻势,是无私地努力推进人类普遍利益。

朝鲜战争:

朝鲜战争是毛泽东和美国的世界秩序观的冲突,美国试图按照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维持现状,而毛泽东的革命使命感不认为应当如此,而是不胜则败。

杜鲁门认为战争与和平是两个不同的政策阶段,谈判开始后,则不再使用武力。而中国却觉得战争与和平是同一事物的两个方面,谈判是战争的延伸。两者的博弈是一个平局,却揭示了美国的弱点:战略与外交、权力与合法性常常无法很好地结合。

国家共识的瓦解:

冷战之初号召支持民主和自由,但遏制战略背后的军事学说逐渐开始瓦解公众意识,核武器的存在(安全性与可控性)动摇了政府的自信,也动摇了民众的信心。

矛盾在越南战争达到顶点。在欧洲使用的遏制原则不适合亚洲,东南亚本身并无国内的政治制度,从来不是一个国家,美国同时还要在这些地方建设政治制度,却并没有使南越成为运转良好的国家。老挝和柬埔寨政府也先后倒台。

尼克松与国际秩序:

尼克松认为均势不会一成不变,美国是参与者而不是平衡者。他通过拉进与中国的距离来制衡苏联,认定地缘政治平衡的迫切性超过了意识形态纯洁性的需要。

下一任,福特的历史任务则是弥合美国内部的分歧,外交上努力将实力与原则相结合,见证了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第一份协议签订,并监督召开了欧洲安全会议。

卡特推进了中东和平进程。

里根向苏联发起挑战,使其陷入军备竞赛。同时重提威尔逊的道德主义,激发了精神动力。他认为只要对手意识到美国原则的优越性,斗争就会结束。共产主义者拒不妥协,是出于无知而不是恶意。所以他想要苏联认识到美国的好,希望两者共同销毁核武器运载系统,只保留反导弹系统,消除发生核战争可能性,同时牵制违反协议的国家。但戈尔巴乔夫想用苏联改革来对抗这一设想。

里根的成功不仅是因为其理想主义,也是因为强大的国防与经济、精准的分析和有利的外部环境,不过理想主义至少让苏联终结时全世界都在支持民主。

乔治·H·W·布什的处事方式既维护美国原则,也保留了合作前景,比如没有在苏联崩溃时落井下石。布什于1990年提出了自由联合体概念,所有国家都可以参加,打造一个更加稳定安全的新世界秩序。

克林顿提出了“扩大”概念,而非遏制,认为最重要的目标是扩大和加强以市场为基础的民主国家的共同体。但却遭到了中国(认为经济关系发展应当按地缘政治现实来推进)和极端分子“圣战运动”(911)。

阿富汗战争与伊拉克战争:

基地组织寄身于阿富汗,发出伊斯兰教令屠杀美国人和犹太人。当局塔利班拒绝将其驱逐。挑战浮现出来:当主要对手是没有特定领土、拒绝既有合法性原则的非国家组织时,应该如何建立国际秩序?

对于阿富汗,美国的工作重心是“重建阿富汗”,建设民主多元的阿富汗政府。但这一工作并无先例,因为阿富汗从未被单一政权连续施政,它各个部落不断交战,偶尔才团结起来。打造所谓的政府只是在抬高某一宗族,压低其他宗族,政令很难在全部地区统一实施。阿富汗的稳定团结又对周边国家十分重要。阿富汗将是一块试金石,检验能否从各种不同的安全利益和历史角度中生成地区秩序。

911后,布什政府发布《国家安全战略》,认为所有大国团结在一起,共同面对恐怖暴力和混乱的危险。自由制度和大国合作将有机会建立大国和平竞争而非不断扩军备战的世界。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的独特之处,在与美国决定把这一强制行动认为是传播自由和民主的工程。

在伊拉克,除萨达姆政权外没有反对党,所以美国的计划是推翻伊拉克的独裁者,认为放弃自由不会带来稳定,所以从稳定政策转向“中东自由”的战略。但以多元民主取代萨达姆的统治比推翻这一政权更加困难。被压制的什叶派对逊尼派的怨恨、逊尼派对民主的抵制等等带来了高涨的民族激情,局势越发混乱。布什希望坚持增兵,而国内却反对。解决阿拉伯世界的宗教和政治冲突需要国际社会的持续努力。

【在寻求世界秩序的过程中,一个作用不可或缺的国家在履行职责前,必须对这个职责和自身有清醒的认识。美国的目的不应当是占领土地,而是分享自由的果实,这是美国的理想主义,是国家的核心内容。

0
《世界秩序》的全部笔记 6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