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意学习 6.9分
读书笔记 写在前面的话
lawk

N阶持续行动者体系是Scalers自创的一个体系,借助数学中“底数”和“阶”的概念,以可以持续行动的时间为标准将行动者划分为N阶,即10N天。

N=1时,表示行动者持续行动时间大约为一周
N=2时,表示持续行动时间大约为3个月
N=3时,表示持续行动时间大约为三年
N=4时,表示持续行动时间大约为三十年
N=5时,表示持续行动时间大约为三百年
N=6时,表示持续行动时间大约为三千年
N=7时,表示持续行动时间大约为三万年
……

其中达到3阶可以称为持续行动者。

正如S君所说的那样,这个体系的意义在于拥有更全面宏大的格局。按我个人的理解,这个体系表面看起来是一个量变的过程,而众所周知量变到一定程度会产生质变,在我看来质变的拐点就在于4阶到5阶。4阶以前的行动者主体是个人,而四阶以后的主体不再是个人了,5阶的主体是政权、家族等团体,6阶的主体是文明,7阶的主体则已经是物种了。

据我观察,身边大部分人并不是持续行动者(3阶以下),自是无法感受到持续行动的好处,也没有足够的积累,从而现状一定不那么令人满意。单薄的积累也使得“从现在开始持续行动”这件事的难度看上去很大,例如:想开始学英语,怕太难坚持不下去;想开始写作,怕没几天就没啥好写的了;想开始健身,怕身体吃不消……

于是日复一日地重复着过去的生活,甚至还时不时抱怨因为生计而失去了自由,却没有意识到失去自由也许只是自己的选择。当他们在生活的泥沼中挣扎到了一定的年纪,终于连挣扎的念头都磨平了,便开始“意识”到,啊,平平淡淡才是真呢,然后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对于孩子来说,原生家庭并没有在他们脑子里植入“持续行动”这个概念,所以别提做到了,可能压根想都不会想到。可想而知,如果不借助机缘巧合的外界力量或者孩子过人的天资,他们能超越自己父辈进阶的难度并不比他们的父辈自己进阶来得容易。于是,我们常常会听到这样的故事:父母或严厉或苦口婆心地指给孩子看自己以前掉过的坑,希望能帮助他们避开,却只换来了孩子的叛逆。而若干年后,孩子有了足够多“挣扎”的经历,到了父辈的年纪或相同的心态,才开始感慨“我爸/妈真是明智,可惜我没听他们的话”,然而现在一切看上去为时已晚,只好再次寄望于下一代,相似的轮回又一次展开,有人因此总结道“知道很多道理仍过不好这一生”,事实上我们只是“听过”那道理,没有亲自按那道理所建议的持续行动过从而得出自己的结论便根本不算“知道”那道理。

5阶的行动者我并没有机会真正见到,即使如S君,我虽相信他定能成为五阶持续行动者,但毕竟没有经过300年的时间验证,现在的他仍然只是一个三阶行动者。而300年前就已经开始行动并成功的人,现在一定是“看不见的顶层”,他们的财富来源依靠继承,喜欢隐匿自己,极少在公众面前露面。我只能说说身边具有五阶持续行动思维的人,那是我爸爸的一位朋友,出生于三线城市,爸爸刚认识他的时候,他是某国企在该市办事处的小领导,不过几年时间调任到了省会,现在已经定居在上海。某次一起吃饭的时候,说起他把自己的儿子送去国外念法律系时,他曾说“我靠着自己的努力定居在了上海,我的儿子就肯定不会回到我出生的那个小地方去;而他在我的帮助下,自己做出了成绩,留在了美国,以后他的孩子选择的余地就更大了。成功的家族就是这样一代又一代顶上去的。”我想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传承吧,持续行动能力和价值观的传递,而非很多普通人所追求的,一条Y染色体的传递。

在此想特别说明的是,3阶、4阶的行动者,在我看来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在个人成就方面已经可以独树一帜甚至登峰造极,但比起5阶行动者所欠缺的正是更宏大的格局。人类这个物种的进化靠的是数万年积累的有利突变,人类文明的进展靠的是前人留下的经验教训,在此基础上不断发展、完善才有了科学技术的进步。想象一下,如果整个社会每隔30年就彻底地集体失忆一次,对整个社会的发展会带来多大的影响。然而,这也许正是大多数人所经历的事实,不是么?

0
《刻意学习》的全部笔记 48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