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毛泽东主义与乌托邦主义 8.3分
读书笔记 第六章 对毛泽东的崇拜
H

这可能是普通中国人了解的70年代的主要教训了:不应该搞个人崇拜。 但问题显然更为复杂。

一、个人崇拜的产生:

1.由谁:

“个人崇拜是过去人类长时期历史所留下的一种腐朽的遗产。个人崇拜不只在剥削阶级中间有它的基础,也在小生产者中间有它的基础。大家知道,家长制就是小生产经济的产物。”
共产党的一个高级官员曾说:“在革命胜利之初,存在着一件奇怪的事情。农民们来参加十一国庆节,他们走过检阅台时,许多人都向毛主席叩头。因此我们要派人在那里看守,防止他们俯伏下来叩头。经过了一定的时候,人们才明白,毛主席不是皇帝或神……”
迷信……的社会基础则要追溯到农村社会的与世隔绝和基本上自给自足这一特征:“各个小农彼此间只存在地域的联系,他们利益的同一性并不使他们彼此间形成共同关系,形成全国性的联系,形成政治组织,就这一点而言,他们又不是一个阶级。因此,他们不能以自己的名义来保护自己的阶级利益,无论是通过议会或通过国民公会。他们不能代表自己,一定要别人代表他们。他们的代表一定同时是他们的住在,是高高站在他们上面的权威,是不受限制的政府权力,这种权力保护他们不受其他阶级侵犯,并从上面赐给他们雨水和阳光。所以,归根到底,小农的政府影响表现为行政权支配社会。”

文中举例的波拿巴、斯大林和毛泽东的崇拜者都是农民和小生产者。 ——但有趣地提到了“城市知识界(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崇拜周恩来”。

当然还有其他人:

最早和最热烈的崇拜者是中国的年轻人。他们把毛泽东看做以往浪漫的革命历史的纯洁代表,是能够清除当时的腐败并创造一个更好的崭新的未来的圣人。

——毛非常相信年轻人的力量。不过时代证明了他们的力量,同时也证明了他们的愚蠢。

2.向谁:

长征不仅是毛泽东获得中共最高政治权力的一个时期,而是也是给他的革命使命赋予神圣色彩的一段经历,从长远来说还导致了出现毛泽东是无敌的这一信念,人们相信他注定能成功完成历史赋予他的使命。出自长征的故事和传说,就像《摩西》和《出埃及记》这样的圣经故事一样,经常被人们传颂着。

但:

对毛泽东的崇拜与对斯大林的崇拜……有根本上的不同。对毛泽东的崇拜是围绕人民革命公认的领袖人物形成和发展的,这位领袖无论在革命胜利前后都在群众中享有崇高的威望。相反,斯大林在布尔什维克的诸位领袖中只是一个影子人物,从未获得像列宁那样的威望,甚至在比列宁稍逊一筹的领导人中,他也不算接触。斯大林是关起门来在党内利用党的机构……在列宁的庇荫下(并以列宁的名义)通过官方机构制造出来的。 更重要的是,对毛泽东的崇拜在革命年代是与群众运动一致的,并在革命后通过动员群众进行激进的社会变革而保持了这种一致性。而对斯大林的崇拜完全是革命后的现象,是被集权国家的领袖用来自上而下对群众实施官僚统治的……对斯大林的崇拜被用来贯彻城市工业化的应急计划(在很大程度上基于对农村的剥削),而对毛泽东的崇拜……是用来冲破苏联发展模式、开辟新的农业社会主义道路的工具。

现代西方的宣传都将毛、斯大林当作与希特勒一样的独裁者。上述毛与斯大林的区分则显明了毛的不同。 我在看这本书之前也从来没有把农民和工人区分开过,在我心中工农无产阶级天然是一体的。但历史陈述了这在共产党的发展史上是两条多么截然不同的道路,而毛“对中国人民大众,特别是农民——这些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贫穷饥饿、受剥削、不识字,但又宽厚大度、勇敢无畏、如今还敢于造反的人们——的迫切要求做了综合和表达,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显然从未被宣传过。 城市化和工业发展是当今各个发展中国家的主要议题,但我们真的必须以牺牲农村、其它落后地区的方式来实现国际化吗?第二条道路的未存在蒙蔽了人们的双眼。 谁知道毛说过“要文斗不要武斗”的话呢?要改造反动者的思想,不要夺去他们的生命,最差他们也可以去劳动。 马克思之所以认为自己科学,其它是空想社会主义,是他意识到历史的必然性,资本主义在历史上是进步的,他明白资本主义的优点,其它理论只是一概批评。现在的诸多理论只能看到缺点,而不能深入分析,从而了解事物存在的合理性和优点,只能说是空想自由主义、空想民主等等。

毛确实是自傲的,怀着自己绝对正确的信念,或许还有复仇心,这都是应当抛弃的。而那些对人民(大部分是农民)和青年近乎愚蠢的信任,想要消灭剥削实现人人平等社会的理想,应该被明示和继承。

二、个人崇拜的政治活动的产生:

1.由谁(发起、引导、控制或纵容):

显然毛本人纵容了这场崇拜活动。在其意见不受党内各派人士欢迎的情况下,他只能(而且根据他相信群众的理念也应该)通过群众来获取政治资本重新夺回关于革命道路方向的决定权。 当时他可以联手的伙伴也只有军队首脑林彪,所以

制造个人崇拜的任务大部分落到了人民解放军头上。

我们事到如今都知道一些人的野心了。(相比之下,毛再不喜欢邓小平,最后也认可他是一个人才,因为他“不搞阴谋”。)他以毛并不喜爱的方式神化毛,塑造为唯一真理

然后就是:“整个中国”。 各种利益都打着毛的幌子互相争斗,发泄情绪,破坏秩序。 即便毛本人说了也没有用,即便毛本人找了学生代表谈话也没有用。

2.为了谁:

毛肯定包含着为农民谋取福利、避免官僚集团脱离群众的愿望争取获得最高决策权的。但尚不敢肯定或否定他本人对权力的欲望。因为是他自己决定退居二线让位给刘少奇的。但从个人心理来说,可能也包含着家长失去权威的失落感,尤其是

他们以他的名义行使权力,但却不执行他的政策,对他的“思想”只是进行表面上的赞扬……他这位主席是被当做“死去的祖先”来对待的。

然后就是各种各样的私心和利益。我还没有资料去展现具体的情况,但可有理地猜想破坏秩序是哪些人的渴望:野心家、游民无产阶级、被压迫者、青年……

3.又是如何变得异常:

从延安开始,整风运动到七大在不断树立毛的伟大。这背后或许有脱离苏联模式的需求,但结果上是形成或助长了对毛的个人崇拜。 毛则利用这种崇拜(但他可能认为是群众的意志)抛开组织行使权力。人们能够联想到井冈山时期,他也是被党抛弃,转而到湖南搞农民运动。 即便他承认自己是违心地认可了林彪的鼓吹,但玩火的性质也毫不改变。他认为自己是真理(“问题不在于个人崇拜,而在于是否是真理。是真理就要崇拜”),所以危险不大。可如果不是呢?

最终是转变是由群众运动转向仪式的过程:

初期,对毛泽东的崇拜还被等同于一种真正的、大部分是自发的群众革命运动,而现在这种崇拜则非常像正统教学里所履行的常规仪式了。1968年夏天,在北京的观察家门注意到,“人们的脸上呈现出冷漠无情的神态,他们仍打着红旗和这位主席的画像行进,但这只是出于习惯而已”。……开始时,崇拜曾激励群众采取破除旧传统的革命行动,但在这场动乱的后期,它所产生的只是要群众崇拜偶像。
……或许是由其政治根源决定的。这场运动从一开始,就要人民服从于一个大的无所不包的智慧,这表明个人崇拜已经违背了这场革命的既定原则,即唯一的方法是让“群众自己解放自己,不能采用任何包办代替的办法”。

不过社论暗示,与俄国人不同,中国共产党已经建立了必要的防止“个人崇拜”的政治保障:“依靠群众智慧”的传统;领导人的谦虚谨慎;“民主集中制”这一列宁主义原则的适当贯彻;特别是基于“群众路线”这一神圣原则的领导方法。

我们需要的,是保障我们已知的正确道路的方法。

0
《马克思主义、毛泽东主义与乌托邦主义》的全部笔记 4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