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视骄阳 8.5分
读书笔记 第104页
Jim Moriarty
弗洛伊德的同事奥特兰提出了一个很有用的心理动力模型,也就是“生之焦虑”与“死之焦虑”之间持续存在的张力…… 一个人在一生发展中会不断追求个性化、成长以及自身潜能的实现,但是也要为此付出代价!在这种从自然中不断生长、延伸至远离自然的过程中,人必须面对自身的“生之焦虑”,也就是那种可怕的孤独感,那种自身脆弱渺小的感觉,失去了与宏大世界最基本的联结。当“生之焦虑”变得无法忍受,我们该何去何从?我们选择了完全不同的方向:我们重新回来,逃避那种分离,在融合中寻求安慰。也就是说,我们开妈选择融入或将自己奉献给他人。 虽然这种融合的确能让人获得安慰、感觉舒适,但并不稳固——我们最终会从失去自我、内心郁结之中反弹回来。也就是说,这种融合增加了“死之焦虑”。在“生之焦虑”与“死之焦虑”这两极之间,或者说在个性化与融合之间,人们穿梭摇摆,耗尽一生。

如果能克服孤独,就能远离人群和社会,不产生“生之焦虑”,自然也不会有“死之焦虑”。可见孤独感是痛苦的根源,只要不再感到孤独,就不会有痛苦

2
《直视骄阳》的全部笔记 21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