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鲸 8.2分
读书笔记 第三十三章 斯贝克辛德
Tizzy

此外,我们也许最后还可以看出: 他有时好像用这些规矩习俗作烟幕将自己掩盖起来,偶尔还利用它们来达到原定的正当目标之外的一个更与他私人有关的目的。他的头脑中的某种君王思想在别种情况下在相当大程度上是不会流露出来的;而通过那些规矩,这同一君王思想便化作一种难以抗拒的独裁行径。因为随他一个人的智能如何优越。若没有某种无时不在的外部策略和阵地,尽管这些策略阵地本身多少是渺小卑鄙的,这智能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化为实际现成的对其他人的无上权威。就是这一点永远使上帝的帝国的真正王孙不去登那世界的竞选讲坛,把这种风气所能给予的最高荣誉留给那些与其说是由于他们无可置疑地优于那浑浑噩噩的众生,倒不如说是由于他们无比地劣于无所作为的神的隐蔽的屈指可数的选民而驰名的人。当极端的政治迷信包围着这些真正的王孙时,大德行便在小事物中韬光养晦,以致在一些皇家的事例中权利居然交给了白痴似的低能儿。不过,有如沙皇尼古拉那样,当地理意义上的帝国犹如一个环状的皇冠箍了皇帝的头脑时,平民百姓便只有奴颜婢膝地匍匐在那势不可挡的中央集权面前的份儿。悲剧作家喜欢把那种凡夫俗子的不可一世的气概形容得大气磅礴、势吞山河,却忘了眼前提到的对他的策略来说至关重要的东西。

但我的船长埃哈伯仍然在我眼前来来去去,一副南塔克特人的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气和毛发蓬乱的模样,在这段涉及到皇帝国王的插话中,我不可隐瞒我只是在和像他那样的一个可怜的捕鲸老头打交道这一事实;因此,一切外表堂皇的服饰和屋宇都与我无缘。埃哈伯啊! 你身上将会显出的至大至刚之处定是得之于苍天,求之于深海而展开于缥缈的空中。

0
《白鲸》的全部笔记 2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