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 8.8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别当了主持人就不是人了
Jeffen
陈虹在会上公开批评我:你告诉人们剖腹产是错误的,自然生产如何好,这只是一个知识层面,你深下去没有?谁有权利决定剖腹产?医生和家属。怎么决定?这是一个医疗体制的问题。还有没有比这个更深的层次?如果你认为人们选择剖腹产是错误的观点,那么这个观点是如何传播的?人们为什么会相信它?一个新闻事实至少可以深入到知识、行业、社会三个不同的层次,越深,覆盖的人群就约广,你找了几个层面?

这个央视新闻评论部的陈虹果然不简单。年会上台还有个家伙感冒居然用手指写发言稿指导纲要,说完擤擤鼻涕就丢了!

另引,央视陈虹一段话,挺有意思: 你必须退让的时候,就必须退让。但在你必须选择机会前进的时候,必须前进。这是一种火候的拿捏,需要对自己的终极目标非常清醒,非常冷静,对支撑这种目标的理念非常清醒,非常冷静。只有你非常清楚地知道你的靶子在哪儿,退到一环,甚至脱靶都没有关系。环境需要你脱靶的时候,你可以脱靶,这就是运作的策略,但你不能失去自己的目标。”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18059587/

2008年12月23日凌晨,中央电视台原新闻评论部副主任陈虻因病去世,享年47岁。陈虻生前主管《实话实说》、《新闻调查》,担任《东方时空》总制片人。陈虻用他的激情与理想,第一个提出了“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的创意,让老百姓大张旗鼓地走上国家电视台,成为主角。陈虻还把《东方之子》栏目的视角由仰视改为平视,拒绝精英人物讲空话大话,让他们讲真话。陈虻是《东方时空》的缔造者和拓荒者。27日上午,陈虻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崔永元、敬一丹、白岩松、水均益,张泉灵、柴静等央视著名主持人泪如雨下,久久不愿离去。陈虻的妻子张燕虹和年仅11岁的儿子陈天阳更是痛不欲生,张燕虹数次昏迷,她送的花圈上醒目地写着:“我们来世还要做夫妻!”

0
《看见》的全部笔记 1398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