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 8.7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甜咪的金盏花

我写读书笔记,尽量是读一部分写一部分,最后再根据笔记来总结。笔记会因为阅读的继续而或增或删或改;又因为作家不同,我的笔记既没有固定的形式,也没有所谓的风格。我想用摘抄加评论的方式,略加一点分析去感受每一本书、每一个作者的用心。我想茨威格这样的作家,他的短篇小说,应该是我分享笔记的最好开始。当然了,我既不是文学相关专业的,也并不可能对每个作者有特别深入的研究或了解,所以大部分的理解都是自己的判断,如果有高见或不赞成的,也欢迎来讨论。

茨维格总以引人入胜的叙述、融合心理学的描写,还有华丽的修辞而出名。而他的代表作《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则更是在他工笔画式的描绘下,把女主人公 —— 来自英国的C太太,或者说每一个女人都可能会经历的那种心境给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小说我只读到了上半部,我总想找个合适的地方停下来总结一下笔记,却难以停下来。故事的情节丝丝入扣,C太太对年轻人的拯救、冲动,还是后面什么我想象不到却可能在情理之中的情节,牵挂着我。为了不让自己忘记前面的感想,我还是强迫自己停了下来,足见茨维格不仅抓住了故事主角的心理,也牢牢的抓住了读者的心理。一流的文学一定是这样的让人手不释卷的。

1. 文章一开始有这样一段话:

“世上的人大多数幻想能力十分迟钝,无论什么事情, 若不直接牵涉到自己,若不象尖刺般狠狠地扎进头脑里,他们绝不会昂奋激动的,可是,一旦有点什么, 哪怕是分微不足道,只要是明摆在眼前,直截了当地触动感觉,便立刻会使他们大动感情,往往超出应有的限度。于是他们以反平日少管闲事的习惯,趁这机会大大发泄一通。”

这一段看似是说紧接着后面他们这群中产阶级的房客,聚集在一起就着工厂主的太太与法国青年一起离开的事情的谈论,而事实上是呼应了故事里头C太太对赌馆里的年轻人的“多管闲事”,被其深深的牵动,甚至超出应有的限度。文章最初的这样一句貌似不起眼的评价,实则是全文的基调、全文的逻辑支点啊。

2. “平常,大家在饭桌上一团和气,偶尔来一场闲谈,彼此开开不痛不痒的小玩笑,多半总是吃罢晚饭马上分道扬镳,德国夫妇俩外出游览访生摄影,胖笃笃的丹麦人忙科去干他那无聊的钓鱼玩艺,娴雅的英国太太回到她的书堆里,那对意大利夫妇急急赶往蒙特卡罗,我呢, 或者躺进花园中的藤椅里消磨时辰,或者立刻开始工作。”

如果和我一样有一点海外生活的人,可能也会觉得这段其实写的很贴切。为什么用国籍去定义了这些故事里的支撑人物,而不是用他们的职业或年龄呢?这里每个人物的特点,他们饭后会做的事情,恰恰与国际上对各国人的印象是符合的。德国人爱大自然并且不是很浪漫,所以去访生摄影;北欧人冷漠无聊,所以不仅是去玩“无聊的钓鱼玩艺”,而且还是他一个人就这样去了,这甚至于后文中众人为了亨丽哀太太的离去的争吵里,丹麦人的置身事外,企图息事宁人是相符的;主角英国太太娴静优雅的形象从一开始就定下了“人设”,与她那一次24小时,也仿佛只曾在这24小时活过的故事,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反差;意大利夫妇当然是爱休闲,所以急急的赶去赌城也没什么让人意外的。这样的描写,不仅生动贴切,也会让读者一下觉得人物形象跃然纸上。当然,茨威格本身也很支持并致力于呼吁欧洲一体化,所以他和各个国家的人一起交谈做伴,也与他自己的一贯主张顺应。

3. 全书第一次开始讲到“具体时间”,作为引子的小故事里,也是另一个女人的“24小时”:

“原来,有一位年轻的法国人,搭乘午班火车,于十二点二十分来到这里(我不得不把准确的时间记下来,因为这对案情本身、对那场激烈争论中的症结问题,同样十分重要)... 他来了不过两小时,变同十二岁的安纳特河十三岁的勃朗希打起网球来了,她俩是那位两来的有钱的胖工厂主的女儿, 母亲亨利哀太太是一位秀丽、纤弱、不爱接近人的女人,她微微含笑地站在一边,看着两个小鸟般的女儿如何不自觉地卖弄风情,经想讨好这个年轻的陌生人。黄昏时,他在我们的棋桌旁待了一小时,一边看棋,一边悠闲他讲了两个有趣的小故事,然后又陪着亨丽哀太太在海边平台上来回踱了很久,她的丈夫象平时一样,正同一个生意上的朋友在玩骨牌。晚上,我又注意到他在办公室里,在朦胧的灯影下跟饭店的女秘书促膝谈心,亲密度令人生疑。第二天早上,他陪着我那位丹麦同伴出去钓鱼,显出他对这方面知识丰富的令人羡慕;随后, 他又跟那位里昂来的工厂老板谈了半天政治,他在这方面也同样证实自己很是在行,因为大家听出,胖子先生的朗朗大笑声竟超过了海涛的声响。午饭后 ——我这么详尽地一次按时记述他的行动,对明了世纪情况是完全必要的,他又一次独自陪着亨利哀太太喝黑咖啡,在花园里坐了一小时。在这之后,他再跟她的女儿们在一起他了一场网球,同那对德国夫妇在客厅里闲聊了一阵。六点钟左右,我出去寄信,在火车站那儿又遇见了他... 半夜里,约莫十一点钟光景,我正坐在自己房间里,打算读完一本书,忽然听见花园里有急迫的嚷叫声从开着的窗子外面传来,又看到对面大饭店里人影忙乱。”

至此,亨丽哀太太与这位年轻的法国人,相识不过二十几个小时而已,便从一位“不爱接近人”的女人,一个可能常被丈夫忽略的女人(因为丈夫的常态是与生意上的伙伴打骨牌),到开始看着自己的女儿与这位“天之骄子”的游戏,再到与他散步聊天喝咖啡,最后和他一起私奔。这样一段话,如果被我们记在日记里,可能要变成索然无味的流水账了,可是作者笔下的这二十四小时,只会让你渴求的阅读下去以寻找到底这位年轻人做了什么“有伤风化”的案件。你也会和作者,默数着时间。在阅读的最开始,你以为这作者反复强调的时间点,就是书的主题所要表现的二十四小时,虽然读到后面发现故事真正的24小时是英国人C太太的,可谁又能说这条支线里的亨丽哀太太的这二十几个小时不是一样的呢?如果不是,又为什么会打动C太太,让她敞开心扉,向作者倾诉秘密呢?又有哪个女人敢说自己没有这样多情柔媚,过度感性,“奋不顾身”,甚至多管闲事的二十四小时呢?作者之后为工厂主太太亨丽哀“据理力争”另一种可能性,恰是因为作者洞悉了女人这种生物,总是会充满可能性,不论年龄、不论国籍,在有生之年仍有可能生出真诚的情愫,甚至是重获新生。你又能说这是好,或者不好呢?

4. 说茨威格的一大特点是善于描述,修辞华丽生动,这一点不假。本书先花了大段笔墨描写法国的青年的相貌与气质,然后是赌桌上芸芸众生的手,最后是C太太眼里口中的落魄年轻人。茨维格的笔触像雕塑一样的立体,像工笔画一样的细腻,像电影摄像一样生动,像歌剧一样澎湃激昂;总之在我看来,文字在茨威格的笔下(当然也要感谢翻译家信达雅的译本才让这些生动的形象跃然纸上)总是活着的、流动的、跳跃的,人物的形象总是能精细到白皙皮肤下若隐若现的血管、衣服褶皱中未来得及被拂去的尘埃。

4.1 关于法国青年:“一副容长的少女型的脸,热情的嘴唇上生着柔丝般晶莹的短胡子,洁白的前额上摇曳着棕黄色轻柔的波形卷发,盈盈的双眼亲切妩人 ——处处都显得柔媚倩巧,风姿楚楚,而又丝毫不矫揉造作。远远里乍一望见他,会使人联想到大时装店橱窗里盎然作态的玫瑰色蜡人,握着华贵的手账,代表着理想的男性美。然而,近看之下却无半点浮薄气,因为(实在罕见)他的可爱之处确是天然生成,恰像是从肌肤里面长出来的... 他的出现竟仿佛给大家施了恩惠似的,他的每一个胜利的青春步态,每一阵活泼清新的生命力的表现,都是很多人心旷神怡,他不容抗拒地在人人心上赚取了最大的同情。”

5. 茨维格另一个长处是写人的情绪,结合着修辞,用气氛烘托着,从细节入手,就好像电影里的特写镜头,画面极尽放大读者的观感。典型的有亨丽哀太太离开时她那丈夫的失落无奈悲恸,也有

5.1 关于亨丽哀太太的离开给丈夫留下的心恸:“接着出现了怵目惊心的一幕,简直无法描述,因为人遇打击过重难以承受时,那瞬间所产生的非常强烈的紧张情绪,从外表看来极富悲剧意味,具有迅雷似的力量,不论图画或文字,都不能按照原样将它重绘出来。”

即便作者说不论图画或文字,都不能照原样将它重绘出来,但我们却能从“具有迅雷似的力量”这么几个字里,明明白白的说出来那种至亲不辞而别的痛楚。就是这种难过吧,你一定在什么地方见过,也许你忘记了,因为你说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可作者这么一提,你倒一下子忽然想起来了。“迅雷”是什么样的?又闷又响,来时极明继而转入极暗,完全相反的力,拉扯着天空大地,震撼人心。一下子让你觉得风暴将至,一下子又让你忍不住想探看一下确保自己是安全的。

0
《一个女人一生中的24小时》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