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国家 评分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一章国家的产生
大雅扶輪

这种对立仅仅在于手段。人们用这些手段去实现相同的目的,即获取经济上可供享受的财富。从卡尔·马克思这样著名的思想家的著作中,人们可以看到,如果不把经济目的和经济手段严格区分开来,就会导致何等的混乱。使伟大的理论如此远离真理的种种错误的根本原因,是没有把为满足经济需要的目的和手段严格区分开来,这就导致了将奴隶制看作是一种“经济范畴”,而将暴力看作是一种“经济力量”。(想起了罗斯巴德:“阶级斗争”的概念也能追溯到同一源头,除了在迪诺耶和孔德眼里,对立的阶级本来并不是商人与工人,而是社会中的生产者(包括自由商人、工人、农民等)与由国家机器选定并赋予特权的剥削阶级。在圣西门迷茫和混乱的一生中,他曾一度与孔德和迪诺耶走的很近,并从他们那里捡起阶级分析,结果全搞砸了。他混乱地把市场上的商人与封建地主及其他特权者一起,归入“剥削者”。马克思和巴枯宁照搬了圣西门主义,结果严重误导了整个左翼社会主义运动,以至于不仅要粉碎压迫的国家,他们甚至认为必须彻底摧毁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左翼社会主义者拒斥私有财产,尤其拒斥资本,那么,他们就受困于一个关键的自相矛盾上:如果革命之后国家消失(巴枯宁版是立即消失,马克思版是逐渐“消亡”),即使名义上国家已经没有了,怎样才能既不在事实上成为一个庞大的国家,又能让“集体”支配其财产呢?这是马克思和巴枯宁的追随者从未解决的一对矛盾。)半截子真理比谬误更危险,因为它不易被发现,并几乎不可避免的会导出错误的结论。(想起了安·兰德:安兰德(Ayn Rand)女士在1946年给罗斯·维尔德·雷恩(Roase Wilder Lane)的一封回信中回复了雷恩提出的“那些几乎和我们在一起的人,是否比100%的敌人更为有害”这样一个问题。安兰德的具体答复是:“那些在某些方面同意我们的观点,但同时宣扬相互矛盾的思想的人,绝对比100%的敌人更为有害”。她补充道,“比如米塞斯作为一个几乎和我们在一起的人,我尚可忍受……要举例说明我们最有害的敌人,当推哈耶克。那人是真正的毒药。”)。

罗斯巴德实在是太厉害了。根据他的文章中提到的书去找来看,读他读过的书,会发现这真的是一个博学的学者、读过大量的书,同时是一个极富智慧的思辨者、其思辨的活跃与观点的创新新颖,无愧为一个思想巨人,与亚里士多德、黑格尔、舍勒比肩。

0
《论国家》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