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与中国文化 8.9分
读书笔记 中国近世宗教伦理与商人精神
bullet

(一)序论

1、韦伯《中国宗教》《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中国为何没有发展出资本主义的经济形态?

一派认为资本主义必然出现,被阻断(马克思主义的观点)

一派认为不是社会发展的必经阶段,从事实出发为什么不产生。(韦伯式观点)

2、韦伯《新教伦理》与马克思为唯物史观针锋相对

(1)不同意任何历史单因说,不能同情经济决定论

(2)不取社会进化论,不相信历史上有什么必然的发展阶段

(3)同样的下层基础可以有不同的上层建筑

3、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发生的论断完全是根据西欧的历史经验而得来的,他把古代亚洲的社会经济形态含混地称之为“亚细亚生产方式“,与希腊、罗马的奴隶社会区别开来。

不同的社会中,即使表面上十分相似的事件,由于历史的处境相异,也会导致截然不同的结果。世界上决没有某种一般性的”历史哲学的理论“可以开启一切历史研究之门的”总键”

4、《新教伦理》贡献:西方近代资本主义的兴起,除了经济本身的因素之外,还有一层文化的背景“新教伦理”,也称“入世苦行”。有助于资本主义的兴起。

“资本主义的精神”包括勤俭诚实有信用。但更重要的是人的一生必须不断地以钱生钱,而且人生便是以赚钱为目的。不过赚钱既不是为了个人的享受,也不是为了满足任何其他世俗的愿望。赚钱已成为人的“天职“或”义之所在“

这种精神是”超越而又绝对非理性的“。更奇妙的则是在这种精神的支配之下,人必须用一切最理性的方法来实现这一”非理性的“目的。来源是加尔文的教义。

5、韦伯认为思想意识也同样会在历史的实际进程中发生推动的作用。但是他有绝对不是一个”历史唯心论者“。他所要追寻的只是宗教观念在资本主义精神的形成和扩展的全部过程中究竟曾起何种作业

资本主义的兴起可以归之于三个互相独立的历史因素:经济基础、社会政治组织、但是占主导地位的宗教思想。

6、在一个社会从“出世的”性格转向“入世的”性格之际,经济形态往往发生重要变化,即“俗世化”

我们无法亦步亦趋地按照韦伯的原有论著的实际内容来研究中国历史的演变,同样的原则也适用于马克思的史学理论(或任何其他西方学人的学硕)

千万记住马克思的名言,不要变成“马克思主义者”

7、西方资本主义未进入中国之前,传统宗教伦理对于本土自发的商业活动究竟有没有什么影响?

(二)上篇

中国宗教的入世转向

1、宗教有它超越的一面,也有它涉世的一面。彼世与此世之分

2、韦伯认为加尔文派的教义是西方近代精神的开端,传统和近代的二分法,工业资本主义、科学、技术便是西方近代精神的中心、最具体的表现,中国缺乏。

他认为中国史从来没有经过一个相当于西方宗教革命的阶段,而今天宗教社会学家则承认伊斯兰教、佛教、倒角、儒学都发生过宗教改革运动,只是不那么彻底和持续。

3、中国发生的宗教革命比西方早,基本方向是从出世到入世,从舍弃此生变为肯定此生。其中一个重要观念即个人与上帝直接相通,不再接受中古等级森严的教会从中把持。便是马丁路德的“salvation by faith alone”。相随而来一种自由解释《圣经》的风气。重视真精神而鄙薄文字训诂。

4、当讨论东亚经济发展的文化因素时,往往只注意到儒家伦理,但中国宗教伦理的转向则从佛教开始。

***新禅宗***

5、原始的印度佛教本事一种极端出世型的宗教,把此世看成绝对负面而予以舍弃。这一性格和中国的强烈入世心理是格格不入的。中国思想自先秦以来具有明显的“人间性”倾向。彼世和此世是不即不离的关系,不像希腊、以色列、印度中那样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6、道家早有方内、方外之别,但其后的神仙观念仍从先秦的绝世离俗的性格转变为秦汉以后的“一人成仙鸡犬升天”,甚至甘愿留在人间的地仙。

7、魏晋以来中国大乱,此世不足留恋,佛教乘虚而入,征服上层思想界,主宰民间文化。

一个极端出世型的宗教和一个人间性的文化传统打成一片,必然经过一个长期的复杂的转化过程。

(1)魏晋至隋唐七八百年,佛教道教的出世精神在中国文化中占有战到底为,儒家功用大为削减,仅限于实际政治和贵族的门第礼法方面。这一时期的中国人往往不归于释,即归于道。

(2)唐代中国佛教的变化,从社会史的观点看,最重要的一点便是从出世转向入世。

惠能所创立的新禅宗在这一方展上具有突破性成就。---“若欲修行,在家亦得,不由在寺”

(3)宋代大慧宗“世间法即佛法,佛法即世间法”,要人回世间并不表示舍离此世的基本立场,但是此世对于解脱有积极的意义。不经过此世的磨练,也就到不了彼岸。

8、中西方新教诸大师都将此世看成是负面的,是人的原罪的结果,但不再主张躲在寺院中静修的方式来舍离此世。只有入世尽人的本分才是最后超越此世的唯一途径。“天职”的观念由此而出,符合上帝意志。

9、相同

修行不必在寺和“识自心内善知识即得解脱”。不必外求,这又使禅宗的立场和新教的“唯持信仰可以得救”十分接近。

近代型宗教的一个特征:个人与超越真实之间的直接关系。禅宗和基督新教无疑同具有这一特征。

(1)基督教是外在超越型的宗教,它的“超越真实”即使上帝。新教推开了中古教会,个人与上帝直接相通。

(2)禅宗走的是内在超越之路,它的超越真实是内在与人的佛性和本心,把人的觉悟从佛寺和经典的舒束缚中解放出来。

10、不同

(1)西方的中古基督教通过统一的罗马教廷而支配了西方人的全部精神生活,而且它与西方的俗世生活的关系也是发展到无孔不入的境地。宗教革命爆发立刻风起云涌,需全面解读国家、家庭、经济、法律、教育、个人道德、社会组织等问题。

(2)佛教在中国扮演的角色不可相提并论。佛教对中国经济的实际影响是一回事(佛教经济学),而它的佛教经济伦理的入世转向是另一回事

11、原始的佛教经济伦理处于印度,主张不劳动。佛徒乞讨为生。南北朝至安史之乱之前,佛教靠信徒的施赐和行乞维持。安史之乱后,佛教徒不得不自食其力

(1)节俭、勤劳是禅宗新经济伦理的两大支柱

(2)劳务。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百丈清规

用一种从超越而严肃的精神来尽人世间的本分。肯定世间活动的价值,而且更明白给予后者以宗教的意义。

***新道教***

1、道教与佛教之间互相竞争互相冲突,又互相交涉。道教吸取佛教

2、道教比佛教入世,道教自汉代依赖不断吸收儒家的教义。三教合一可以说是道教的一贯立场。唐代皇室特别尊崇老子,故道教在上层贵族阶级中甚为流行,真正对中国一般社会伦理有影响的则是民间道教。

3、新道教的兴起当以两宋之际的全真教最为重要。效法百丈的规模,在宗教伦理上更吸收了百丈“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之教。宗旨从遁世的态度转为入世苦行。但功行本身不是目的,目的仍在成“道”。得道之人是“身在尘世,心游圣境”。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以实际意识和冷静的功利观念与出世目的相结合。”

0
《士与中国文化》的全部笔记 8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