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9.1分
读书笔记 光没有了
顽石

故事是从死亡开始的,也是从死亡结束的。书名《白夜行》,在有亮光的夜里前行。

书里发生的,对我们来讲始终只是故事,但对于书里的人来说,这些故事,是真实不虚的。

假期的时候,我的一个长辈问我:“给你一百块,把我杀了,你会同意吗?”我回答:“一百块就想让我杀人,太少了。”“那一千块呢?”这当然是一个陷阱,一千块嫌少,就会加到一万,十万,百万。但是杀人不是简单的事,人命重于泰山,承受的心理压力不是用钱可以消除的。

可是,桐原司亮在十岁左右就杀人了。杀人总是有理由的,总有些理由让人暂时忘记那些如山似海的压力,桐原司亮的第一次杀人:以杀止恶。为了守护这个可怜的可悲的女孩雪穗,十岁之后的司亮,就进入了黑夜。

我们看过两个小孩子的家庭之后,可以看到这是多么疯狂的两个家庭,或为了生存,或为了欲望,残害或者忽视孩子。1973年十月之前,那间小小的图书馆让两个孩子的命运从此联结,也让他们度过了一段像正常孩子一样的生活,两颗受到伤害的孤独的心彼此贴近,也是非常正常的了。

小的时候,他们被恶包围着,没有人救他们,于是只好用最原始也最简单的方法自救,从此自己的心也被恶占领。勇者斗恶龙,然后勇者化身恶龙。在唐泽雪穗成长的路上先后有数名女孩,遭受到猥亵乃至强奸;在桐原司亮守护的途中,也不断有人失去尊严乃至生命。

但,正真伤害他们的人,已经离开人世。中国有话:“冤有头,债有主”。两个生活在夜里的人,认错了方向,找错了方向。我想,在他们小的时候,大概最痛恨这样的大人,可他们偏偏变成了这样的大人。西本变成了唐泽,唐泽变成了高宫,高宫变成了筱冢。

西本雪穗是住在贫民窟里被强迫卖春的小女孩,唐泽雪穗是让其他人自惭形愧的亮丽女孩,高宫雪穗是让全家人都满意的完美儿媳,筱冢雪穗是拥有自己事业的独立女性。雪穗,是一朵毒花,她想保护自己,想让自己不再受到伤害,于是伤害过她的,阻碍她有更好生活的,都会被这毒花刺伤。司亮,就是她的土壤。

雪穗的生活越来越好,她不再是那个可怜的女孩了。寄托着司亮与雪穗的心念的新店,R&Y要正式营业了。这是一家具有特殊意义的店,所以司亮冒着被逮捕的危险,变成圣诞老人守护在店门。

追寻了将近二十年的笹垣润三在这里等待着他们,他对他们的故事早就烂熟于心,相比也是怀着父亲与警察的想法,想让他们最终,能在阳光下,走一走,稍微地了解,这个世界不全是恶的。

但是司亮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他奔跑着,完成了对雪穗的最后的守护。雪穗,完整地接受了这份守护,没有辜负司亮。

书的腰封上这样写着:“绝望的念想,悲恸的守望。”其实不然,无论如何,他们的心始终在一起,尽管扮演的角色不同,但彼此都是对方的太阳。也许是太过在乎对方,太过在乎自己,他们的世界里只剩下两个人。其余的,都只是无关紧要的,都是可以牺牲的东西。

但这是不对的。

故事从来不是由死亡开始的,也绝不会由死亡结束。真正的开始,是他们受到侮辱与冷漠的那一天,也将由他们把自己的罪孽赎净的那一天结束。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
“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现在光没有了,你怕不怕?

没有人会知道。

oriNDq���

0
《白夜行》的全部笔记 105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