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塞纳河到翡冷翠 8.7分
读书笔记 1
pupu
我是个“耳顺”的老肉头子,其实一个人到了“耳顺”的年纪,眼应该也眼顺了。
写生的时候,忽然又一群罩着五颜六色花衣裙的大屁股和穿着大短裤的毛手毛脚的背影堵在我的面前。我这个人活了这么大把年纪,可真没有见过罐头式的齐整、灿烂、无理的障目之物有这么令人一筹莫展的威力。
法国人、意大利人、日本人、丹麦人、荷兰人有时也会偶然地挡住我的视线,但一经发觉,马上就会说声对不起而闪开。但这些美国人、德国人不会。为什么他们就不会?我至今弄不明白。

60年代常玉死在巴黎自己的阁楼上。《世说新语》的一段故事中有句话说得好:“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
对于人来说,巴黎太好玩;对于画家来说,巴黎是艺术庙堂的极峰。……我从历史的角度发现,巴黎和意大利诸城的艺术环境很像一个装蜜糖的大缸。收藏之丰富,艺术之浓稠,原是千百万密封自己酿出来的。但人们却常在大缸子里发现被自己的蜜糖淹死的上百只蜜蜂。

认认真真地做一种事业,然后凭自己的兴趣读世上一切有趣的书。
世上的书只有有趣和没趣两种,有益和有害的论调是靠不住的。这个时候有益,换个时候又变成有害的了。

原谅了,也就很快忘记了!……怎么能原来那个呢!杀人魔鬼面前非理性的残酷手段,你原谅了它也不领情!原谅了,“不忘记”中,还能剩下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呢?
是我,我就说:“决不饶恕!绝不忘记!”
容忍、宽怀、重建家园,医治心灵创伤,所有的工作,都开始在惩罚了杀人犯之后……
历史是严峻的,现实生活却太过轻浮。
我想我这个人,可能是太“历史”了。

桥是巴黎的发簪。

生活被一个古老的优秀文化制约着,应该活跃,越轨不行!

谈意大利人的时候,感觉对中国人也句句相符。大街上穿着叛逆服饰,开着摩托飞驰而过的少年,见了长者总是毕恭毕敬,我中国少年何不如此!

这一批随手携带的行头,少说也有二十公斤。重虽重,比起当年劳改农场自背行李的奴役架势,却是轻巧多了。我神圣而虔诚地追忆有解放军监督的三年奴役给我打下的基本功,使我在六七十岁的芳龄期间,在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伟大光芒照耀下,或是零度的寒风之中还能从容自若地表现那人类和亲切的朋友们一律称之为美好的那点东西。
唉!人时常为自己的某种自以为快乐的东西而历尽煎熬。背负着这些东西的时候, 我想起了唐三藏。

谈到文革时候遭受的奴役痛苦,老头子的状态是“神圣而虔诚”,这是多么坚韧的生命力才能脱口而出的幽默感。这一段的精神,堪比脱口秀大师,它嘲又自嘲,六七十岁的芳龄里,继续寻找生命的美好。“人时常为自己的某种自以为快乐的东西而历尽煎熬”仿佛又满是哲学的味道。

0
《沿着塞纳河到翡冷翠》的全部笔记 20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