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辛杂识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匙王入冥遇白起
Gyrovague

真定有匙王,曾病入冥,有逮者呼之曰王陵,匙曰:“非也。”逮曰:“汝前生实王陵也。”匙不省,遂以器盛王撼之,令省前身。匙被撼方省曰:“我果陵也。”

引至一大城,城中有一囚,闭其中,身与城等。王讶,逮者曰:“此白起也,罪大身亦大,俾证坑赵卒事。”匙曰:“吾初建言分赵屯耳,坑出公意。”起无言,以头触城,哭曰:“此证又须千万年。” (翻阅十几本书才翻到这条)。

类似的故事又见于《南村辍耕录》卷十三P149:

王皮者,住凤翔府城外八九里许。盛暑中,入城买皮料,归至中途,憩道傍大树下。忽有二卒来前,状貌奇怪,似非凡世间人,遽问曰:“汝王皮与?”王窃疑惧,然不敢不以实对,乃曰:“某是已。”卒曰:“阴府摄汝。”王曰:“某平生无他过恶,望赐矜怜。”卒不诺,又告曰:“容到家与妻子一别可乎?” 卒乃诺。将及门,卒力挽之,不能入,王大叫:“救我!救我!比妻子来前,王已仆地气绝。既敛,胸间微暖如生。经宿,未敢盖棺。王于冥漠中随卒至一所,俨若王者之庭,仪卫吏隶,无不备具。问曰:“汝为秦白起偏将,坑赵降卒四十万,知其罪否?”王答曰:“某佣工,平生不曾读书,不知白起为何人,亦不知降卒为何事。”于是令王起,凡再历二庭,问亦如之,答亦如之。

乃反接王一大池边,取池中泥涂其胸,寒气凛冽,洞腹透背。王即悟曰:“某已记前身事矣,遂解其缚,复引至元问第三庭。”王告曰:“某曾为白起偏将,其当年杀赵降卒时,某曾力谏,不从,非某之罪。”

顷间,【牵一荷铁校者跪王侧,王认得似是白起,而形骸骨立,又若非似,盖因久囚故也。】起见王曰:“子来矣,余复何言。” 方招承,庭吏发王还第一庭,检录阳寿,及阅籍,尚有若干年。即命原摄卒引至原憩树下,一推,而王乃在棺中跳跃而起,妻子亲邻既惊且喜,叩问之,备言其故。

------

《坚瓠集》:

P824又载白起为白蜈蚣,为雷所击,身有殷色楷书“秦将白起”四字;

P824又载白起为猪,为富紫泉所屠,腹有红色“秦将白起”四字;

P1242又称其妻为鱼,为京师显灵宫道士购得,腹有“秦白起妻”四字;

《青琐高议》:

P86:又行过一瓦砾堆积之所,有一人手岀于上。说曰:何人也?吏曰:此秦将白起也,受罪于此。说谓吏曰:白起死已千年余矣,尚在此乎。吏曰:昔起杀降人四十万,祸莫大焉,此瓦砾乃人骨也,为风雨劫火消磨至此,更千年,瓦砾复归本于土,起方岀平地上,有千年,起方入异类中

0
《癸辛杂识》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