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艺术与建筑中的“纪念碑性” 8.7分
读书笔记 第277页
丛林宜歌

耐人寻味的是,汉代丧葬建筑的装饰从未直接描绘父亲对儿子的关爱,也从未表现父亲对于失去母亲的孩子属于“公义”的责任。此中原因可能很简单:父亲是所有这些道德说教背后隐而不现的宣讲者。正如田汝康所言,“纵观中国历史,一个一般性的规律是:每当不道德行为高涨的时候,道德总要悲大加宣扬。”为孤儿而献身的人物都是有德行的寡妇、继母、姑嫂及忠仆,因为从丈夫、兄弟或主人的观点来看,这些人物都是不可靠的:寡妇总想改嫁他人;“假继惨虐孤遗”;“娣姒者,多争之地也”;奴仆的本性是阴谋造反。丧葬建筑中理想化的传记故事,是为了避免这些威胁,而不是为了褒扬优秀人物而刻画。

0
《中国古代艺术与建筑中的“纪念碑性”》的全部笔记 3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