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画集 8.6分
读书笔记 摘抄
🛀

过去,如果我记得不错,我的生活曾经是一场盛大饮宴,筵席上所有的心都自行敞开,醇酒涌流无尽。

我把人类全部希望在我思想里活活闷死。像猛兽扑食,我在狂喜中把它狠狠勒死。

灾难本来就是我的神祗。我直直躺在污秽泥水之中。在罪恶的空气下再把我吹干。

我总是在做梦,梦到十字军远征,不涉及他人的冒险旅行,梦到那没有历史的共和国,被镇压下去的宗教战争,风俗大变革,种族大迁徙,大陆移位:对这一切美妙神奇,我都信而不疑。

已经找到!

——什么?——永恒。

那是溶有

太阳的大海。

我们彼此也一向深;我们相互憎厌。

还要存在下去,那就玩玩闹闹,梦想那妖异的爱情和奇幻的宇宙,再自怨自艾,怨天尤人,对于世界多重表象争论不休。

我重复着疯狂的存在,遗传性的发怒,野兽的生活,愚钝,不幸。

你所有的记忆但愿我一一实现,——但愿我就是把你紧缠紧裹的那个人,——我一定紧抱你把你闷毙不留一丝痕迹。

几百万人彼此无需相知,接受相同的教育,从事类似的职业,度过同样的暮年,活过一生短促得比大陆人民可见到最荒唐的统计数字还不知差多少倍。

梦好比是风,风力增强,就变得更冷。

我还是往下走,走到一个充满灰尘的去处,我坐在木架上,我让我身体里所有的泪水连同这一夜倾泻一尽——我的衰竭由此永远滞留不去。

我明知她有她每天的生活;我理解善意的周期将比一颗恒星行程遥远。

我的智慧不值得重视,正如混沌也可鄙弃。与你的麻木不仁相比,我的虚无又能怎样?

0
《彩画集》的全部笔记 9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