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的概念 8.6分
读书笔记 政治的概念
出塔人

一、国家的和政治的 ★国家概念以政治的概念为前提。国家是在封闭的疆域内,一个有组织的人群拥有的政治状态。★整体国家反对宗教、文化、教育、经济领域的中立化和非政治化,这导致国家和社会的合一。 普遍国家指国家性质上有别于社会并高于社会,这导致国家与社会的分离。

二、划分敌友是政治的标准 ★敌友二分能在实践和理论上独立存在,无需借住于任何道德、审美、经济或其他方面的划分。政治划分在所有划分中属于最有力的一类。

三、战争是敌对性的显现形式 ★敌人是公敌而非私仇,只有当一个斗争群体遇到另一个类似群体时才存在。战争是否定敌人的生存,并非指单纯的竞争对手或泛指任何冲突的对方。 ★战争和革命并不是政治借其他手段的延续,战争决定着人类活动与思想并造成特定政治行为的首要前提。只有在战争中,敌友政治划分所产生的最极端后果才暴露出来(敌友→战争→政治) ★宗教、道德等方面的对立能强化政治上的对立,并导致决定性的敌友阵营划分,此时相关对立不在纯粹是宗教、道德等方面的对立,而是政治的对立。

四、国家是政治的统一体,因多元论而出问题 ★政治不存在于战争本身中,政治存在于由战争这种可能性决定的行为方式之中,这种行为方式也取决于它能明确权衡特定的局势,区分敌友。 ★敌友划分总是属于使自己适应这种最极端的可能性的政治。所以这种划分始终是人类决定性的阵营划分,即政治统一体。只要这种统一体尚存在着,它就始终是主权性的统一体,就占有主导性地位因为关键时刻(尽管只是例外)的决断必然永远出于政治统一体,即主权。只要国家存在就是至高无上的,是具有权威的统一体,是决定性的统一体。 ★多元主义国家理论本身才是多元化的,即它没有一个统一的中心,而是从各种不同的文化领域(宗教、经济、自由主义、社会主义等)汲取思想。它忽视了所有国家理论的核心概念—政治,甚至对组织的多元主义导致建立联邦制政治统一体的可能性只字不提。它完全是在自由主义的个人主义中兜圈子。结果无非是那种应当废除的国家服从于个人以及个人的自由组织。组织之间相互斗争,而所有问题和冲突均由个人来决定。 ★政治统一体乃一种独一无二、与众不同的统一体,与其他各种组织相比,它具有决定性。如果这种统一体消失了,政治本身就将不复存在。只有在没有把握或根本不考虑政治的本质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在多元论的意义上把政治组织与宗教、文化、经济或其他组织置于同等的地位,并允许政治组织与其他组织展开竞争。

五、决断战争和敌人 ★战争法权,即在特定情况下决定谁是敌人的现实可能性,以及运用来自政治的力量与敌人作战的能力,属于作为政治统一体的国家。战争法权意味着双重的可重性,即要求国民随时准备赴死的权利和毫不犹豫地消灭敌人的权利。 ★决定生杀大权的权威也可以隶属于政治团体内部另外一种非政治性的阶层,比如家族或家长,但是只要政治统一体尚在而且拥有战争法权,那么非政治的阶层就没有宣告谁是敌人的权利。正是借助于这种支配人的肉体生命的权力,政治团体才超越了所有其他的组织和社团。 ★如果真正存在着生存意义上的敌人,那么在肉体上击退敌人、与敌人战斗就是正当的,但是,这也仅仅在政治意义上具有正当性。 ★正义不属于战争概念,主张打一场正义战争的那些观念往往服务于政治目的。 ★只要一个民族尚存在于这个政治世界中,这个民族就必须自己决定谁是朋友,谁是故人,这乃一个民族政治生存的本质所在,一且它不再拥有作出这种划分的能力或意志,它将在政治上不复存在,如果它容许其他民族来替自己作出这种决断,那么它就不再是一个政治上自由的民族,而是已经被纳入另一个政治体系当中。

六、世界并非政治的统一体,而是政治的多样体 ★政治统一体以敌人的实际可能性为前提,因而与另一个政治统一体并存。只要有国家存在,世界上就必然不会只有一个国家。那种囊括全世界和全人类的世界国家不可能存在。政治世界乃是一个多元的世界,而非统一的世界。 ★人类本身并无法发动战争,因为人类没有敌人,至少在这个星球上是这样。当一个国家以人类的名义与其政治敌人作战时,这并不是一场为人类而战的战争,而是一场某个具体国家试图篡取这个普世概念以反对其军事对手的战争,以损害对手为代价,这种国家把自己等同于人类,这与人们对和平正义、进步和文明的滥用如出一辙,其目的无非是把这些概念据为己有,而否认敌人同样拥有它们。人类不是一个政治概念,也没有任何政治统一体或社团、阶层与这个概念相对应应。普世性必然意味着彻底的非政治化,尤其是随之而来的国家的消亡。

七、政治理论的人类学始基 ★所有的国家理论和政治观念均可按照它们所依据的人类学来检验之,并由此分为两类,即那些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假定人在“本性上是恶的”,以及那些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假定人在“本性上是善的” ★所谓威权主义与无政府主义理论对立可以追溯到此类规则。①推测人性为善的理论属于自由主义,反对国家干预,社会决定自己的秩序,国家和政府应服务于社会。尽管自由主义并没有激进到否定国家,但它既没有提出一种实际的国家理论,也没有靠自己找到改革国家的途径,它只是试图把政治限制在伦理领域,并使之服从于经济。②推测人性恶 因为政治领域最终为敌对的现实可能性决定,所以政治概念和观点就不能完全从人类学的“乐观主义”出发。 ★霍布斯对自然的解释 ①正常或堕落意义上的善恶与处境situation相关:自然状态是种堕落状态,是战争,其正常化唯有在国家中——在政治统一体中才能得以实现 ②physis意义上的自然是前进化论、前达尔文的 ③谁解释和谁审判问题——真理不能执行自身,需要一个可执行的命令,由此产生直接的权力和间接权力的不同 ★权利的主权法治无非意味着那些制定并执行权利规范的人的统治。

八、伦理与经济的两极导致的非政治化 ★在政治实践中,对任何可以想见的治力量以及国家和政府形态均不予信任,但是又永远无法提出自己具体的国家,政府和政治理论。结果便出现了作为国家,教会或其他限制个人自由的组织之对立面的自由主义政策,尽管可以有自由主义的贸易,教会和教育政策,却绝对没有自由主义的政治,充其量只会有自由主义的政治批判,自由主义的系统理论几乎只关心国内反对国家权力的斗争。为了实现保护个人自由和私有财产的目的,自由主义提出了一套阻碍并限制国家和政府权力的方法,它把国家变成一种“妥协”。 ★自由主义对国家和政治的批判性不信任很容易在下面这种体系的原则中得到解释,即个人必须保持既是起点又是终点。如果需要,政治统一体必须要求牺牲生命的要求在自由主义思想的个人主义看来,无论如何都毫无道理。彻头彻尾的个人主义者决不会赋予个体比安排肉体生命的权利更多的东西。任何不是由自由个体本身来决定自己自由的内容和范围的个人主义,都无非是一句空话。对这样的个体而言,如果他不希望去斗争,就不存在他必须与其进行生死搏斗的敌人。 ★在自由主义思想中: 斗争→经济领域的竞争和精神领域的论争 国家→社会(人道主义——宣传操纵群众+经济技术——控制) 把国家和政治一方面限制在私人权利的道德和个人主义领域内,另一方面限制在经济观念内,以此剥夺了国家和正主的特定含义。 ★一种全新的、根本上和平主义的语汇得以形成,这种语汇再也看不到战争,仅看到执行、制裁、惩罚性考察、安抚、契约的保护、国际警察、保障和平的措施。对手现在不再叫敌人,而是被当作和平的破坏者和干扰者。因此,和平主义的语汇要求伦理和经济的多元性。诚然,这种语汇也显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体制和结果,但这些所谓非政治的,甚至在表面上反政治的体制,要么为现存体制服务,要么导向了新的敌友划分,却不能摆脱政治的后果。

增补附论 ★作为行动的战争≠作为状态的战争(即便直接的敌对和战争行为已经停止,敌人也是现存的,敌对性明显是战争状态前提条件)

0
《政治的概念》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