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作词家 7.6分
读书笔记 林秋离/写歌,我跟熊美玲天下无敌
Karma_

卡拉ok是要当代的东西、要流行,你知道中国大陆文化差异性多大吗?那年我听到新疆的歌手刀郎,整个中国卖到700多万张,你知道我多惊讶吗?偏偏那个案子是在我眼前经过的!我底下人后来坦承,这案子曾递到我公司来,再被放出去的。

刀郎的第一张立足点跟台湾一点关系都没有,这还不该让台湾人害怕吗?刀郎的第二张由李宗盛接手制作,然后呢?挂!不害怕吗?意思是“李宗盛又怎样?台湾人来做又怎样?”还不害怕吗?

对我来说无所谓,因为在大陆我几个歌太红,可以吃十几二十年没问题,可是其他人怎么办?还不对话吗?还不想想怎么把金曲奖再好好做回来,把台湾音乐人再好好凝聚起来,大家跟大陆那边做非常好的互动,不要以高对低的姿态。

现在台湾对大陆没有机会去高对低了,以前两岸是坐着谈,现在是跪着谈。对台湾来说,这行业未来就是这么悲观。

0
《我,作词家》的全部笔记 1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