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丽塔 7.7分
读书笔记 Lolita (BOOK & MOVIE)
Runaway

去年第一次看《洛丽塔》时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高中时买了同名书籍,但高中时期的我的思想心境与阅读量是无法支撑我去看完的,看过的人都知道纳博科夫的写作风格会大量的融入一些冗长的各个领域的外文姓名,他最大的写作特点的精髓也在此,借用外文姓名里的人物、书籍亦或是诗句一语双关,也确实达到了一种幽默精神与娱乐读者的目的,纳博科夫还特别喜欢运用一些法语为文章润色,俚语俗语词汇,我不得不惊叹的是他的阅读量,和他的写作智慧,所以我把这个叫作“纳博科夫式幽默”。

 在纳博科夫的小说中Humber这个角色总是沉湎于自知的病态,在遇见洛丽塔之前他总是与道德底线做痛苦的斗争,“人类的道德观念是我们不得不向美的现世观念所致的歉意”,这句在书中可谓意味深长,这是一个被道德标准排挤在外的异类的理解;“法国特性、多塞特乡巴佬的指关节、奥地利裁缝平板的指间——这就是亨伯特”也是一种随时被撕开标签的Humber的悲伤自嘲。


 对少女肉欲的渴望让他置身桎梏,无法越出道德的临界点,索性与那些懂得演戏的女人身体来麻木自己,他病态的心理让他对成熟女人的偏见达到厌恶的程度,因此那些无爱的求欢都显得如此纡尊降贵。


 他的一生都在极力掩饰自己那被上天玩弄的魔咒,他总是利用他文质彬彬绅士作家的身份来掩饰与道德背道而驰的淫面欲魔,当然白日这个形象也是他的一部分,Humber与Lolita的性格都十分的鲜明,在这之下因一个异常的癖好延伸出许多病态的想法,这类神经质的心理活动在书中都是用感受力极强的文字来具象描述的,在电影中心理活动这一板块没有用旁白的形式去表现,但依然能在Humber每每面向外界人士交流时那根紧张的神经中感受到,多么可悲,多么胆小,把自己界定成一个罪犯,每当别人嘴里吐露出一些敏感词汇都叫他满头大汗,诸多人说电影中的Humber不如纳博科夫笔下这个Hmber病态,让他显得那么像一个正常人,在我看来,Humber病态的想法实在是因为电影无法有太多心理活动文字的衬托,只能通过台词与表演去表现,其次纳博科夫太喜欢描写心理活动,并且总是写得精彩。
 
 文字在大脑里有足够的想象空间去延伸,畅游,因此许多同名电影看过都有些不尽人意,但1997年版的《洛丽塔》,就是我心中的样子,特别是选角的精妙,Lolitad扮演者的身上与生俱来了于小说中描述中一个如红色脱略形骸的性早熟少女,许多观众认为她的感情表达太少了,整部戏唯有Humber深情款款的看着她,爱着她,可对于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年纪,对性正处于探索阶段,对男女之爱也许还未开启探索,本身就与“男女情爱”这个词汇太遥远,那个年纪甚至无法为自己做个笃定的大决定,我觉得这样程度的表现恰到好处;在她的探索阶段Humber的出现,让她对第一次对性有了实践性的体验,在往后堆积的日子,她一点点感到厌烦,心里也渐渐滋生出恨意,这就像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醒悟历程,在日渐消散的新鲜感之后,她开始对这个在她十二岁时来到她身边引她走出向另一条路,每天找她求欢的男人进行审视,她对于Humber的宠溺与爱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情感呢,父母情?唯一合法的亲人?爱她的人?能给予她物质的人?但绝不是男朋友,Humber说他在她心里什么都不是,也许那个懵懂的年纪她唯一知道的是这个宠溺她的继父能够给予她物质与金钱,即便她厌烦了夺取她自由的生活,在那懵懂不谙世事的几年一些对于她的年纪来说还无法理解的爱,在我们看来是如此沉重。


 其实我们对Lolita诸多怪异行径与言语进行分析,是非常好理解的,那肯定会是与她的身世成长经历密切相关,书与电影中这对母女有着她们独特的相处模式,每天的争吵与敌对,记得在H与浪漫多情的黑滋母亲[洛丽塔妈妈]在湖边散步时,黑滋满怀憧憬的计划他们接下来的旅行与完美生活,却完全没有把女儿Lolita计划在内,其实对于我身上所得到的母爱来说,我认为她的母亲不够爱她宝贝的,Lolita是否也有所感呢?这个也许是这十二岁少女的独特性格与叛逆的一部分原因,最最重要的是,关于Lolita丧父这一件事,是她在开头对Humber有许多好感与主动行为的原因之一,这恰恰使Humber隐藏的欲望一触即发,不可收拾,这是他第一次让自己肉身与意志全然站在道德的对立面,因为他的生命之光,欲望之火,洛丽塔。

 这几日我读完《洛丽塔》,立马去重温的电影,那一幕,那如画一般的绿色之邦,被喷泉沾湿了的怂着两个高高的肩胛骨,圆凸刚发育略显饱满的臀部与稚气美丽的少女形象相辅相成,她垂着眼帘专注看着她最爱的杂志,对着初见的Humber大方露出多数少女为之羞愧的钢牙,那是她在电影中的第一次笑,旖旎中带着些乖戾,是那种与生俱来就能吸引人的性感少女的笑容,当即我的眼眶就湿润了,因为我为书中的结局深深的伤感,电影里那个场景以深刻我心,这第二次观看也使我更肯定的说:这就是我心里那个落拓不羁的性感少女。也正是那一幕的惊鸿一瞥,便注定了这个神奇物种将在以后的日子注满他的血液,住进他的心脏。


 这个神经大条有些神经质的少女总是在他身边散发着凝聚阳光的力量与所有性感少女的特性,这无疑让步入中年青春已逝的深深的着迷,着迷这种专属少女的活力与气息,看书的时候我总能延伸到那个画面,她在跳舞,她在打棒球,她无时无刻又蹦又跳,一旁的Humber总是用那种美好炙热又稍显疲惫的眼光注视着她,单方面的觉得很美好,并且非常理解。我想看书喝电影的心境是有些不同的,比如说书中提到过每当夜深时Humber总会听见Lolita的呜咽声,也许她正处在一个无法挣脱的困境,而那些属于少女的快乐让她看起来不那么悲伤。电影唯一一处细节的改编让我思考《Lolita》的导演也许是想拍他想表现的这部《Lolita》电影中有一个片段如下:


电影中Lolita发烧的那一晚,坐在宾馆外的阶梯上尽显病态,Humber立刻把她送进了医院;而在书中,“洛慢吞吞地下了车,微微打了一阵寒战,傍晚时光线还亮,空气十分凉爽。她走进小屋,说她觉得身体很不适,我以为她是假装的,无疑是想躲避我的爱抚,我心头十分焦虑,可是当我想要爱抚她时,她异常阴郁的抽泣了起来。我的洛丽塔皮肤滚烫,她要死了”。这是让我红了眼框的细节,因此纳博科夫的洛丽塔之恋想体现的两个人物都是悲伤的,而不是被你情我愿的爱情故事所包围的,这个细节至关重要,更能表现这个少女一直以来都是在满足继父的生理需求来达到自己小小的简单的金钱需求,她的性结合和男女之爱无任何关系,电影中我们看到更多的是温情,所以当我去看书评时一些人居然把角度放在了这是一段道德束缚的爱恋时,我认为他们走入了误区,不是道德阻绝的阻绝,而是Lolita不爱这个每天占有他用着他自己的方式来爱她的他。 

 于我来说这是个单方面的爱情故事,并且带有浓烈的悲剧性,故事无主角的肉身伤亡,却让我感到如此悲剧,几年后他们会面的那个小屋,Lolita那张不施粉黛的面容,凝视那张占满她全部生命的疲惫面容,凝视这张充满童年回忆的沧桑面容,是如此麻木;最讽刺心碎的片段是当Humber说:“Lolita,从这儿到那辆你熟悉的旧汽车只有二十五步的距离,这是一段很短的路,走过这二十五步吧,我们一起快乐的生活”;Lolita两眼无邪的回答道:“你说我走过这二十五步,跟你去一家汽车旅馆,你就会救济我是吗”? 那辆车里和那些汽车旅馆倾了多少回忆与如此的讽刺阿!


湿润的眼模糊了视线,镜头里的这个挥手道别的母亲仿佛还是那个倚在车座上撇着嘴一张一合嚼着口香糖的模样,还是那个一见到宾馆的椅子就会把四肢摊成海星状无所修饰的形象,还是那个爱翻美式白眼以表鄙夷的形象,还是那个把朱红色唇叶长到极限发出那独特笑声的形象,还是那个无论何人都敢露出挑逗的锋芒与热情的形象,还是那个爱袒露自己黄褐色小腹一起一伏的形象,还是那个还是那个爱耷拉着两个牛角辫亦或是盘在头上方棱角两边的形象,还是那个只需一眼一颦一笑便能永存于亨伯特灵魂的洛丽塔。

0
《洛丽塔》的全部笔记 40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