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枷锁 9.0分
读书笔记 第一百二十二章
许纸醉
菲利普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答话完全是自欺欺人。其实,并非是什么自我牺牲精神驱使自己考虑结婚一事的,而是自己对妻子、家庭和爱情的渴望。眼看着妻子、家庭和爱情统统从自己的指缝里漏掉了,一种绝望的心情攫住了他的心。他需要妻子、家庭和爱情比需要世间任何别的东西更为迫切。什么西班牙及其科尔多瓦、托莱多和莱昂等城市,他还在乎它们什么呢?对他来说,缅甸的宝塔和南海的群岛的环礁岛,又算得了什么呢?美国就近在咫尺。他仿佛觉得,他一辈子都是遵循着别人通过嘴说手写向他灌输的理想行事,而从来不是依从自己的心愿行事的。他的一生总是受他认为应该做的事情,而从来不是他真心想做的事情所左右。他做了个不耐烦的手势,再也不考虑那些事情。他老是生活在对未来的憧憬里,却接二连三地坐失眼前良机。他的理想是什么呢?他想起了他那个要从纷繁杂乱、毫无意义的生活琐事中编织一种精巧、美丽的图案的愿望。一个男人来到世上,干活,结婚,生儿育女,最后悄然去世。这是一种最简单的然而却是最完美的人生格局。他有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呢?屈服于幸福,兴许就是承认失败,但是,这种失败却要比千百次胜利有意义得多啊。
0
《人生的枷锁》的全部笔记 64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