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 8.9分
读书笔记 03 有心智的机器——(1)取悦有身体的机器
田九歌

马克•波林是美国表演艺术家,1978年创立了“生存研究实验室”,制造嚼食同类的机器。虽然很难,但生存研究实验室的最终目的是让机器们自治。在自然孕育物与机械制造物之间的冲突中,马克•波林无疑是后者的拥趸。他说:“机器有话要对我们说。每当我开始设计一场新的表演,我都自问,这些机器想做些什么?……我们从不关心机器该如何取悦我们。我们关心的是如何取悦它们。

” 凯文凯利也站在制造物这一边。他认为,机器也需要娱乐,它们有自己的复杂性,有自己的日子要过,我们应该赋予机器更多自治的行为。凯文凯利还提出:“假使机器的表现遵循自然之道的话,那它们是否也有天赋万物的权利?”人类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我们会训练机器来伺候我们。那么,我们能为机器做点什么呢? 一些实验室的研究者们意识到,要想造出真正自由自在、独来独往、能量自给的机器人,最有效的途径是拔掉静态机器人身上的电源插头,制造出“移动的机器人”。

1990年12月,卡耐基-梅隆大学“野地机器人学中心”终于组装出了一台机器人,命名为“漫步者”。研发“漫步者”是用来做远地行星考察的,但这位十九英尺高的铁打的“漫步者”先生重达两吨,每迈出一步都要经过深思熟虑,除此之外干不了别的。

“漫步者”无论如何是去不了火星了,那什么样的机器才有希望呢?美国著名机器人专家罗德尼•布鲁克斯提出了用蚂蚁式移动机器人来作为解决方案的设想。他认为,与其浪费时间制造一个无用的天才,还不如制造千万个有用的白痴。

布鲁克斯的主意如今已经演化成为国家宇航局的正式项目,“喷气推进实验室”的工程师们正在创造一种微型漫游者。微型机器人可以用现成的部件快速搭建,发射它们很便宜,而且一旦成群释放,它们就会脱离控制,无需持续的管理。这种离经叛道的工程原理简化成了一个口号:快速、廉价、失控。

0
《失控》的全部笔记 3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