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思维 9.4分
读书笔记 第189页
lotus
此种“见解不一,众说纷纭”现象,严重影响法律适用的安定性。法学方法论上面临一个重要的问题,即各种解释方法相互间是否具有某种位阶关系,可据以决定各种解释方法的优先次序?对此问题,本书采取一种折中的立场,即不认为各种解释方法具有一种固定不变的位阶关系;但亦不认为解释者可任意选择一种解释方法,以支持其论点。法律解释是一个以法律意旨为主导的思维过程;每一种解释方法各具功能,但亦受有限制,并非绝对;每一种解释方法的分量,虽有不同,但须相互补足,共同协力,始能获致合理结果,而在个案中妥当调和当事人利益,贯彻正义的理念。兹综合说明之:
1 文义是解释的基石,唯概念用语具多义性。此际,须再进一步使用其他解释方法加以阐明。2 体系解释主要功能,在于依法律体系上关联去探求法律规范意义,并维护法秩序的统一性。3 法律发生史及立法资料,有助于探讨法律规范意旨,具有重要地位。法律解释应尊重立法者所作的价值判断。4 比较法对于现行“民法”的解释,具有特殊意义,现行“民法”上若干重要争议问题常可借比较法加以澄清。唯应注意的是,外国立法例既经继受成为台湾地区法律,应就台湾地区整体法律秩序及社会经济需要而认定其规范意义,自不待言。5 法律文义上的疑义,倘不能依法律体系、立法理由或比较法解释予以完全澄清时,须再进一步探求立法目的。法律文义的疑义,已经由体系、立法理由或比较法解释初告澄清时,仍须依法律规范目的加以检查、确定。由是可知,立法目的解释,在法律解释方法中实居于决定性的地位。德国学者谓:“立法目的之探求,启开疑义之钥匙也。”实属至理名言。
最后须强调的是,法律之目的,终极言之,系在实现正义,法律解释的各种方法及实践正义的手段或途径。诚如Savigny所言,文义、逻辑、历史、体系诸因素,不是四种解释,可凭己好任意选择,而是不同的活动,必须结合,使解释臻于完善。各种解释方法具有协力的关系,乃属一种互相支持、补充,彼此质疑,阐明的论辩过程。切勿任意选择一种解释方法作为论证的依据,而应以实现正义为指标,就各种解释方法作通盘性的思考、检讨。
0
《民法思维》的全部笔记 3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