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独行 7.3分
读书笔记 等待
大条神经段

“我是将树常常看作人的化身,拥抱过好多树,也哀悼过好多树。

辛已年我上了一次华山,见到了相当多的华山松,当我下山转过一个崖壁,我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和我是朋友,但定好久未见面了,心里就郁郁不乐起来。可一抬头,迎面有一棵松,树龄并不大的,树身在一半时斜折而长,树下是一块黑色的石头,猛然中我觉得这是我的朋友的身影,我的朋友个头高,腿特别长,伏在案前的时候就是这个姿态。这让我非常地惊喜和随之而来的对于一种神秘的惶恐。从华山回来后,我在电话里把见到那棵树的事告诉了我的那个朋友,朋友快活地笑着:你是想念我啦?我说:想念啦。朋友说:那就继续想念!

我准备着说我等待着你也能想念我,朋友把电话却已放下了。夜里,有些凉,又睡不着,披衣起来画那印象中的松树,我把树下的那块石头画成了一只狗,一只目光已经痴呆得很傻的狗。”

才从华山下来读到此文,此番话语简直印心。我们各自奔走在自己的生活空间里,即使在同一个城市生活,脑海偶然的想念也是有的,想让你知道,纵然我不在你身边可是依然有人对你有思念。生活节奏不同步,可是我依然想让你明了。

0
《自在独行》的全部笔记 10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