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精英 8.9分
读书笔记 659
予秋

659”国家金融寡头对经济权力场域的支配和影响总是很难为人们所察觉,即使人们置身于它的支配和影响之中。然而,这种支配和影响之所以能够成立,在很大程度上利益于金融寡头通过控制资方社交礼仪中的不成文规矩所获得的权威,以及他们所拥有的其它象征性权力“(YU记得谁说过,和平是由金融家发起的,战争也是由他们发起的)

664”专制就是渴求普遍的,超出自身范围的统治权。力,美,才智和虔诚各自主宰着自己的空间,互不逾越。然而,它们有时也会交锋,力与美也会发生碰撞;但若要探究谁能够主宰对方,那将是不明智的,因为它们是不同领域的主人。它们之间之所以无法沟通,其中错误就在于它们都想把自己的统治伸展到其它的地方。事实上,谁都无法做到这一点,即便是强权——强权只能够支配那些外在的行为,面对智者的王国,它是没有任何力量的“ 帕斯卡尔《思想录》

666”贵族出身是一种巨大的优势,它能够使一个人刚步入18岁就出名,就受人尊敬;而换作他人,必须等到50岁才有可能获得这一切!真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赢得了30年“帕斯卡尔(YU可不是嘛,从泰晤士排名前100回来的学生,名校是优势,尤其是在清北。这就是缘于象征资本的霸权吧)

669”旧体制的基础是父亲将所有家产直接传递给儿子,而且这种传递是公开进行的;围绕着教学机构建立起来的再生产方式则不同,它遵从的是统计学逻辑,同时它也是再生产策略与再生产工具的史无前例的组合“

672”以现代性和合理性外表来掩盖的那些通常与最陈腐的社会联系在一起的社会机制所产生的效能,事实上,学业称号就是人们所说的国家魔法的最好体现“

691”对于一种权力来说,都必须致力于自身的合法化。托克维尔的所说的“高明的利已主义”的逻辑要求所有的权力都必须超越只赞美自己,并因此而节省展转的必要开支和风险的倾向,这是因为合法化的象征性工作的转移势属必然,而开支和风险则是这项转移中所固有的“ (YU这一大厚本书,场域在名校中的作用。样本虽久远,但还是具有相当的现实意义,有些东西也多少有相通之处。之前朋友常说,在国内无法真正的讨论问题,上来就说,政治不准确,或是道德立场,或是国家利益,甚至有的时候讨论生孩子问题,也得联系到人类的未来一样高大宏远,有时说的同一个词,比如个人主义之类的,但是理解上有时甚至意思完全相反。多少有些无奈的感觉。后来想到书中的例子,提到过象征霸权的问题,其中有个例子说拿破仑主张撰写法典时,选择的并不是学术性最强的那个专家,而是水平平平的,但忠诚要在第一位的。象征性暴力在今天已经不是赤裸裸的肉体上的,或是由警察和监狱来监管的,当今是由学校来完成的,而且象征性暴力是温柔的,让人无所知觉的,而且是由被压迫者配合完成的。这可能类似于极权主义思想,也就是更多考虑到的是自我认同,更多的是社会认同。所以可能尝试着读一下,好像有本法国的《活的隐喻》当时作者,提到的他者的问题,可以尝试着更深入的理解一下)

0
《国家精英》的全部笔记 4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