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故事 9.6分
读书笔记 【19】视觉和视像——欧洲的天主教地区,17世纪前半叶
了利

“巴洛克”一词是后来反对并讽刺17世纪艺术倾向的批评家使用的名称。它的实际意思是荒诞或怪异,使用此词的人坚持认为,只有采用希腊人和罗马人的方式才能应用和组合古典建筑物的形式。在那些批评家眼中,不尊重古代建筑的严格规则似乎就是可悲的趣味堕落。因此他们把这种风格叫作巴洛克。

耶稣会教堂由著名的建筑家贾科莫·德拉·波尔塔建成,仔细看一看他的立面,马上就明白它当年必曾给予人们极为新颖、巧妙的印象,丝毫也不逊于教堂内部。

使古典要素融合为一个图案的方法表明罗马和希腊甚至还有文艺复兴的规则已经被抛弃。罗马耶稣会教堂建筑立面的第一个特点是,它惊人地把单根的圆柱或壁柱都改为双根,使整个建筑结构更富丽、更多变、更庄重。第二个特点使,艺术家苦心孤诣地避免重复和单调,以求各部分能在中央形成高潮,于是就把中央的主要入口运用双重框架给予突出。

事实上,维护纯粹古典传统的人对巴洛克风格建筑家的许多责难,就该由曲线和卷涡纹负责。我们不得不承认它们并不仅仅是装饰而已,没有它们,建筑物就要“分崩离析”。它们有助于实现艺术家的意图,给予建筑物必要的聚合性和统一性。

摆脱了手法主义停滞不前的做法以后,绘画走向了一种比以前大师们的风格具有更丰富前景的风格,这种发展的某些方面跟巴洛克建筑的发展相似:强调光线的色彩,漠视单纯的平衡,偏爱比较复杂的构图。

安尼巴莱·卡拉奇出身于研究威尼斯艺术和科雷乔艺术的画家家庭。他到罗马以后,对拉斐尔的作品入了迷,并大加赞赏。他立志学习拉斐尔作品的单纯和美丽,不像手法主义者故意反其道而行之。

卡拉瓦乔认为,害怕丑陋似乎倒是个可鄙的毛病,他要的是真实,像他眼见的那样真实。他丝毫不喜欢古典样板,也丝毫不重视“理想美”。他要破除程式,用新眼光考虑艺术。

许多意大利艺术家也在罗马发展出自己的风格,其中最著名的大概是圭多·雷尼。

正是安尼巴莱·卡拉奇、雷尼和他的追随者,制定出了按照古典雕像树立的标准去理想化、去“美化”自然的方案,这种方案我们称为新古典派或者“学院派”方案,以区别于根本不依靠任何方案的古典艺术。

最伟大的“学院派”大师是法国人尼古拉·普森。

跟卡拉奇和卡拉乔瓦时代的罗马气氛有过最直接接触的唯一的北方艺术家,是佛兰德斯人彼得·保罗·鲁本斯。

不论安排色彩缤纷的大型画面,还是赋予画面充沛的活力,他都有无与伦比的天赋,这些天赋相互结合使鲁本斯获得了以前的画家望尘莫及的声誉和成功。

寓意画通常被认为相当枯燥而抽象,但在鲁本斯的时代却是表达思想观念的便利手段。

鲁本斯的许多著名学生和助手中,最伟大、最能卓然自立的是安东尼·凡·代克。他很快就学会鲁本斯表现事物的质地和外表的全部绝技,不管是丝绸还是人体肌肤。但是他跟师傅的气质和性情大不相同,凡·代克似乎不是健康的人,他的画经常流露出无精打采和略带忧郁的心情。

卡拉瓦乔的发现和手法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这样,他吸收了“自然主义”的方案,无视那些陈规旧例,用他的艺术表现了对自然的冷静观察。

实际上,委拉斯克斯的成熟作品高度地依靠笔法的效果和色彩的微妙的和谐。

用永远新鲜的眼光去观看、去审视自然,发现并且欣赏色彩和光线的永远新颖的和谐,已经成为画家的基本任务。在这种新热情中,欧洲天主教地区的大师们发现自己跟政治屏障另一边信仰新教的尼德兰的伟大艺术家完全一致。

0
《艺术的故事》的全部笔记 63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