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地图 7.7分
读书笔记 第126页
黄水仙
像这种类型的读者,总是轻而易举的忘记小说就像一座小剧院,背后已经有只手操控着故事人物。孩提时,他也是这种读者。但从他立志成为作家那一刻起,他再也无法以那样天真的随意来徜徉故事:他明白了角色的行为和给人的印象不属于读者。事实上,所有的动作、思维都来自更上层的人,这个人关在静谧的房间里,苦思各种情节,如同他在文案上的构思,内心通常怀着无法在读者身上引起预期中回响的莫大厌恶。
小说是既定的工具,并非人生剪辑,其功能是播放人生片段,但那是虚构的、没花过的人生,感人或别具意义的情节,取代了任何生活中静止的时间与空泛的场景。
“我写的东西,是从未看过、证实过,或从别人那儿听过的,此外,也是从未存在过,也没有存在的根据的东西。”

0
《时间的地图》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