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精英 8.8分
读书笔记 557
予秋

557”商界礼仪和构成资产阶级生活艺术的格言警句,拒绝炫耀性开支如开豪华车去办公室上班,谨慎(权势集团不喜欢过于惹眼的成功),克制(人们会责备某位企业家说话太多,在电视或者各种论坛上露面太多),私人生活方面的好名声,装束简朴。。正是通过这些虚伪的手段,群体掩盖了自己的存在基础和权力基础,同时也掩盖了群体的社会利益和社会关系的根本否定性,而这些社会利益和社会关系正是群体存在的前提条件。。。与认同和信任有关的象征资本,合法化有关的象征资本有着它自身的积累法则,而这个法则不同于经济资本的积累法则”(YU理解一下这段,就是说资本家不喜欢暴发户的原因可能在于他们从暴发户身上看到早年自己的资本掠夺性积累,人总是不喜欢看到自己的过去,尤其是自己认为不堪的过去。于是暴发户之后能从资本转换成信誉与声望,转成象征资本,即认同资本)“这一资本的延续永存再生产能力在一定程度上总是取决于资本被认同的能力,即转换成更隐秘资本类别如艺术作品或教育” (YU如facebook等的教育捐赠,当然还有其他方面)。。“人际关系都是使暴发户们变得文明的最可靠途径之一,或者通过其他手段,使自己被同化”

569“国外分公司的情况也一样,名义上的老板实际上只不过是个傀儡(虽然可以看见,但却是虚假的),真正的权力源头却在别处,更不必说那些身份公开的官方总经理了,他们其实只不过是某个真正老板的代言人,因而不应该属于这个空间之内。。。人们很容易忽略表面上的稳定性背后可能隐藏着的变化,而真正的常量又可能为表面上的变化所掩盖”

588“时间,你象征着我的无能。。。所有社会群体都用时间来维持继承顺序”

603“作为真正的资产阶级,企业的首脑们只愿意对那些与他们平等,并且属于他们圈子中的人满怀信任的畅所欲言。很明显,社会学家达不到这些条件,因此,访谈中遭遇的约束必然比其它大部社会空间都多:除了他们对社会科学的奉献值得怀疑之外,对话中盛气凌人的习惯和久居霸权位置的惯性进一步限制了研究者的自由余地”(YU有时你真的会发现,真的无法与导师级别以上的人满怀信任的畅所欲言,说心理话,是经常是cross-talking 有时我们说的是同一字词,但所代表的含义并不相反,有时间意思甚至相反,身处不同情境下的人,交谈是会存在差异的,这是客观事实。原文可能是理解身居高位人的盛气凌人的惯性,但翻译成中文过后,却反映出作者可能有的愤世嫉俗的主观情绪,这一主观情绪可能更多的是来自于译者,而不是法文作者。这就是原文和译文的差距,译文总是包含译者的影子,细心可以感觉得到)

642“社会资本的总量作为人们所拥有的社会联系的全部资本是非常重要的,而且联系越多,越稳固,越有回报,越隐秘,这些资本就越重要:许多联系之所以能够产生效能,只因为它们尚且处于不为人知的,甚至是秘密的状态之中。(YU之前在澳洲那会儿,被留校的可能也是如此,多是隐秘的关系或是可以操作的面试过程,要么是本科在同一个大学的,要么是什么,谁知道了)。。。”友谊,或者说是在习惯的同质性中滋生起来的以生活趣味和生活方式的一致性为依据的好感“。

0
《国家精英》的全部笔记 4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