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思维 9.4分
读书笔记 第152页
lotus
关于“宪法”基本权利第三人效力,以间接效力说,较为可采,其理由有三:1 “宪法”第171条及第172条规定法律或命令抵触“宪法”者无效,并无法律行为违反“宪法”者无效的明文。“宪法”第23条规定的法律保留,亦仅适用于法律,而不及于私人之行为。2 基本权利的主要功能系为防御政府行为对人民的侵害,而非在于规范私人间的法律关系,比例原则的适用将使法律行为受到严格的审查,而不利于私法自治。3 经由私法上的概括条款的适用,一方面足可实现“宪法”基本权利的价值体系,他方面亦能在法律体系及逻辑上,保障私法的自主性,在完整体系之内解决私法的问题,并维持法秩序的统一性。
需注意的是,在德国,联邦宪法法院的管辖权及于普通法院(专业法院)的判决,并得对私人的法律关系(如契约)作合宪性的控制。在台湾,私法主体间的民事行为是否抵触“宪法”,非属大法官解释对象,而是由普通法院本身从事“合宪性”的控制,参诸德国经验,其应注意的有二:1 由法院担负对私法主体民事行为“合宪性”的控制,其优点是可由专业法院在保障基本权利的基础上,解释适用法律,促进私法的进步,但亦法院在适用“宪法”基本权利时,担负重要的使命,面临新的挑战。2 使基本权利的效力及于私人间的法律关系,虽可在“宪法”基本权利上从事私法秩序的改造,但应兼顾私法的自主性,不能使基本权利的扩张作用转成危险的辐射力,融化了传统私法固有稳妥的体系及私法自治的原则,而使私法成为具体化的“宪法”。
0
《民法思维》的全部笔记 3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