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的黄昏 9.2分
读书笔记 格言与箭
隐璞

1.闲荡乃一切心理学之始。

2.一个人在其野性中可以最好地从其做作和教养中复原。

3.人会在一种既不能承载、又不能卸去的重负下毁灭吗?——哲学家的情形。

4.与合乎时宜的人相比,不合时宜者——比如我——受到较差的理解,却得到更好的倾听。严格说来,我们决不能被理解——我们的权威即由此而来。

5.怎么?你们一方面选择了美德和宽宏大量,一方面又用忌妒的眼光盯着无忧无患之人的利益?——但具有美德的人会放弃“利益”——写在一个反闪米特人房门上的话。

6.置身于嘈杂的环境中,在那里人们不可能又任何虚假美德;在那里更像踩钢丝者站在他的钢丝上一样,或是跌落,或是站住,或是逃脱。(我喜欢这个比喻)

7.为了寻求开端,人变成了螃蟹。历史学家向后看;最终他也就相信后面的东西了。

8.我不相信任何体系的构造者,因而回避他们,求体系的意志意味着缺乏诚实。(欺骗和谎言)

9.如果女人具有男人的美德,那么,她会让人无法忍受;如果她没有男人的美德,她又无法忍受自己。(就是这样的矛盾)

10.被踩的虫子蜷缩起来。所以,它是聪明的。这样,它就减少了重新被踩的可能性。用道德的语言说:谦恭。

11.有人处于敏感的荣誉感而痛恨谎言和伪善;有人则由于怯懦而痛恨谎言和伪善,因为谎言是被神圣的戒律所禁止的。太怯懦以至于不敢撒谎。

12.没有音乐,生活将会是一个错误。

13.我们非道德主义者是否给美德造成了伤害?——与无政府主义者给王公贵族造成的伤害一样少。只有在后者被击中之后,他们才能重新稳固地坐在自己的王位之上。道德:人们必须向道德开火。

14.这些曾是我的梯级,我拾级而上,——为此,我必须穿过它们。而它们却觉得,我想停留在它们上面,止步不前。

15.生命,这意味着长久的病痛——苏格拉底。尼采认为苏格拉底和柏拉图是衰败的症候,是希腊解体的工具(《悲剧的诞生》)生命的价值是不能被评估的。

16.本能想成为暴君,人们必须发明一个更强的与之抗衡的暴君。

17.整个希腊的沉思都狂热地转向理性,这表明一种困境:人们处于危险之中,他们只有一个选择:或者走向毁灭,或者——成为可笑的有理性的人。

18.存在者不变化,变化者不存在……他们全都相信——甚至带着绝望——存在者。

19.道德:摆脱感官欺骗,摆脱生成,摆脱历史,摆脱谎言,——历史只不过是对感官的信仰,对谎言的信仰。

20.存在是一个空洞的虚构。

21.虚构一个与“此岸”世界不同的“彼岸”世界是毫无意义的,只要我们身上诽谤、轻视、怀疑生命的本能并不强大。在后一种情况下,我们是用一种“彼岸的”、“更好的”生活的幻象向生活进行报复。

22.假象还意味着现实,只不过是镜柜选择、强化和修正的现实……悲剧艺术家不是悲观主义者,——他恰恰要肯定一切可疑和可怕的东西本身,他是狄奥尼索斯式的。

23.根除激情和欲望,仅仅是为了预防它们的愚蠢以及愚蠢的不快后果,在我们今天看来,这本身就是一种极端形式的愚蠢。教会从来不问:人们如何使一种欲望得到升华、美化和神化?——它始终把惩戒的重点放在灭绝上(灭绝感性、灭绝骄傲、灭绝权势欲、灭绝占有欲、灭绝复仇欲)。——但是从根儿上攻击激情,就意味着从根儿上攻击生命:教会的实践是敌视生命的。

24.只有对于衰退者来说,极端的手段才是必要的:意志薄弱,确切地说,没有能力不对一个刺激做出反应,这本身仅仅是另一种形式的衰退。

25.感性的升华叫做爱。它是对基督教的伟大胜利。另一种胜利是文明对仇恨的升华。表现在;人们深刻地领会到拥有敌人的价值,简言之,人们的行为和判断与先前的行为和判断截然相反。几乎每个党派都是这样理解其自我保存的需求的:反对党不能失去力量,这同样适用于大政治,特别是一个新创造物,如新帝国,更需要的是敌人,而不是朋友:在对立中它才感觉到自己的必要性,在对立中它才成为必要的的。——(假想敌)

26.单个人是继往开来的命运的一个片段,更是已经存在和即将存在的一切事物的法则和必然性。对他说:改变你自己,就意味着要求一切事物都改变,甚至已经过去的事物也要改变……确有一些执着的道德家,他们要人成为别样的东西,即成为有德性的,他们要人以他们为楷模,即成为假仁假义之辈:为此,他们否定了世界!不要有丝毫的疯狂!不要有丝毫的傲慢!

27.长寿的先决条件是异常缓慢的新陈代谢和微小的消耗。

28.每一种宗教和道德的基础都是这样一个最普遍的公式:“做这个,别做那个,这样你就会幸福”

29.人从自身中投射出了他最确信无疑的三个“内在事实”:意志、精神、自我。

30.把某种未知的东西归结为某种已知的东西令人放松、平静、宽慰,此外,还可以给人一种力量感。面对未知的东西,人们会感到危险、不安和忧虑。

31.无论何处,只要被寻求的是责任,那么,在那里寻求的往往是惩罚欲和判决欲的本能。意志学说是为了惩罚,就是说为了发泄有罪的愿望被发明的。意志是心理学的前提。

32.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判决、衡量、比较和谴责我们的存在,因为这意味着判决、衡量、比较和谴责整体,而在整体之外别无他物。世界既不是一个意识统一体,也不是一个“精神”统一体,这才是伟大的解放。我们否认上帝,我们否认源于上帝的责任:这样我们才能拯救世界。

33.道德判断与宗教判断有下述共同之处:它们都相信虚假的实在。

34.对野兽的驯化和对特定人种的培育都被叫做“改善”。教会实际上首先是一个动物园,人们到处捕获最漂亮的“金发野兽”的标本。

35.基督教有其犹太根源,并且只有作为这块土壤上的植物才能得以理解,它意味着对于任何一种培育的道德、种姓道德和特权道德的反动。

36.就实现自身的手段而言,培育的道德和驯化的道德可谓旗鼓相当。为了确立道德,人们必须具有追求其反面的绝对意志。用来使人变得道德的一切手段,从根本上来说都是不道德的。

37.取得政权是要付出昂贵代价的:权力使人昏庸。政治耗费了一切对于真正精神性事务的严肃性。

38.在任何地方,欧洲的两大麻醉剂——酒精和基督教——都未像在德意志那样被肆意的滥用。近来竟新添了第三种麻醉剂,这就是音乐。音乐是一种情绪的总激发和总释放。

39.如果人们把经历浪费在权力、大政治、经济、世界贸易、议会政治和军事利益上,——如果人们把所有的理智、认真、意志和自制都转向了这个方面,那么,他们在其他方面就会有所缺失。“文化国家”完全是一个近代观念。一方靠另一方生存,一方靠牺牲另一方而发展。一切伟大的文化时代都是政治的衰落期:文化意义上的伟大之物,都是非政治的,甚至是反政治的。(文化与政治的辩证关系。)

40.每一种高等教育都只属于例外者:为了有权享受有这种如此高级的优惠,一个人必须享有特权。一切伟大的事物,一切美好的事物,决不可能是公共财产。美属于少数人。

41.学会使眼睛习惯于平静、忍耐和伺机行事;学会推迟判断,从各个侧面观看和把握个别情况。接近教养的首要的预备教育是:不对一个刺激立刻做出反应,而是具备阻止的、隔绝的本能。所有的无教养,所有的卑贱,皆由于不能抵抗一种刺激:——人们必然做出反应,人们要跟随每一种冲动。

42.基督教道德是一种命令;它的起源是超验的;它超出一切批评和一切批评权之外;唯有当上帝是真理时,它才具有真理性,——它与上帝信仰共存亡。

43.醉。所有极为不同类型的醉都具有这种力量:首先是性冲动的醉,这种最为古老、最为原始的醉。还有随着一切强大欲望、一切强烈情感而出现的醉;节日的醉,竞赛的醉,表演的醉,胜利的醉,一切极限运动的醉……;最后还有意志的醉,一种积蓄的、膨胀的意志的醉。——醉的本质乃力的提升与充沛之感。在这种状态之下,人由于其自己的充沛而使一切事物充实起来,这种状态的人使物发生转变,直至后者完全反映出他的权力——直至后者成为其完美性的体现。这种转变为完美性的要求就是——艺术。在艺术中,人把自己作为完美性来欣赏。

44.凡人受到压制的地方,他就会预感到某种丑陋之物的临近。他的权力感、他的权力意志、他的勇气、他的骄傲——所有这些都会随丑陋的东西而下降,随美的东西而上升,其前提都异常丰富地储存在本能之中。

45.一切美都会刺激生殖,这恰恰是美的作用的特色,从最感性的直到最精神性的。

46.一切高等教育的任务是什么?把人变成一部机器。达到此目的的手段是什么?他必须学会厌倦。

0
《偶像的黄昏》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