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冰与火之地的寻真之旅 8.6分
读书笔记 瑞典 第8章 负罪感
water

就我了解到的瑞典社会民党政府在上个世纪的种种行为,它给我这样的印象:这个体制有一个压倒一切的目标,那就是割裂公民之间的传统纽带,有人会称之为天然纽带——即孩子依恋父母、工人信赖老板、妻子爱恋丈夫、老人留恋家庭的那种纽带。相反,它鼓励个人“在集体中确定自己的位置”——大多采用财政鼓励或者财政打压的手段,也运用立法、宣传和社会压力——正如一位评论员意味深长的点评,它鼓励个人对政府形成依赖。

……

“要想理解瑞典的体制,最好的切入点不是社会主义,而是卢梭的思想。”他接着说。他宽厚地以为我谙熟卢梭的思想。“卢梭主张极端平等主义,他发自内心地讨厌一切依赖——对他人的依赖破坏一个人的完整性、真实性——因此,理想的情况是,每位公民都是一个原子,与其他原子相分离……瑞典体制的逻辑基础是,依赖他人、受人恩惠是危险的。哪怕他们是你的家人。”

……

有我看来,此种社会工程的问题在于,它利用了瑞典人的许多潜在性格,尤其是他们喜欢独处的孤僻性格,并且听任他们放纵这种性格。所以,在今日瑞典,多数学生独自居住——他们并不认为自己的住处是少年犯式的狭小牢笼;瑞典人的离婚率为全球之最(当然,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个正面指标);单亲家庭数量最多;独居老人也比别国要多。它还强化了一种观念,有问题应该自己解决——在瑞典,这是被普遍接受的观念。瑞典人不喜欢互相帮忙:他们把问题埋在心里,默默承受。瑞典式的“聪明”就是这个特点的体现:你如果“聪明”,就无需别人帮忙。既然“聪明”是瑞典人的终极理想,那么,寻求帮助——甚至给予帮助,就成了某种低级的社会禁忌。

0
《北欧,冰与火之地的寻真之旅》的全部笔记 7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