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朗波 8.1分
读书笔记 斧子隘
[已注销]

蛮族人面面相觑,一言不发。使他们的脸色变得惨白的不是死亡,而是他们被迫要进行的可怕的决斗。

在一起共同生活使这些兵士建立了深切的友谊。对绝大多数人说来,军营就是祖国;他们没有家室,就把温情倾注在同伴身上,他们在星光下同睡一处,同盖一件外套。而且,他们永无休止地浪迹天涯,到过各种各样的国家,经历过各种各样的灾难和冒险,在他们之间已经形成了特殊的爱情——这种结合是有伤风化的,但是同结婚一样严肃,他们之间强者在战争中保护年轻的,帮助他越过深渊,揩去他额头上因热病而流出的汗,为他去偷窃食物。他呢,是在路边捡来的孩子,当上了雇佣兵,就用千种细心体贴和妻子般的殷勤来报答对方这番好意。

他们互相交换项链和耳环,这都是以前他们经过一场大难以后,在喝醉的时刻互相赠送的礼品。他们全体都愿意就义没有一个人肯动手。到处都可以看到一个年轻的兵士对一个胡子灰白的说:“不不,你身体壮健!你将来为我们报仇,杀死我吧!”年纪大的回答:“我没有多少年好活了!不要再想,朝心窝刺进来吧”兄弟们紧握着手,互相凝视;同性恋的恋人们一个倚着另一个的肩头,立在那里哭哭啼啼互道永别。

他们脱下盔甲,使得刀尖插进去时更快些。这样,他们身体上为迦太基所受过的大伤疤便显露出来,好像柱子上的碑文一样。

他们学斗士的样子排成相等的四行,开始交手时畏畏缩缩,有些人甚至蒙住了眼睛,他们的利剑在空中慢慢地比划着,像盲人的拐杖一样。迦太基人发出—片嘘声,叫嚷说他们都是胆小鬼。蛮族人激动起来了,格斗立刻普遍展开,迅速而猛烈起来。

有时两个人浑身血淋淋地停了下来,互相拥抱,在亲吻中死去。没有一个人退缩,他们都冲向伸出的刀锋。他们那么兴奋激昂,使得远远地看着的迦太基人都害怕起来。

最后,他们停下来了。他们的胸膛发出巨大的沙哑声,他们的长发完全披下来,仿佛他们刚从从红颜料里沐浴出来,从头发中间可以窥见他们的眼珠。有些人很快地在原地打转,好像额角受伤的豹子。另一些人凝视着自己脚下的死下的死尸,一动也不动;然后,他们猛然地用指甲抓自己的脸皮,双手抓住自己的利剑插进肚子里去。

0
《萨朗波》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