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大多数 9.1分
读书笔记 我怎样做青年的思想工作
Mia
痛苦是艺术的源泉,这似乎无法辩驳。在舞台上,人们唱的是“黄土高坡”、“一无所有”,在银幕上,看到的是“老井”、“菊豆”、“秋菊打官司”;柴可夫斯基“如歌的行版”是千古绝唱,据说素材是俄罗斯民歌“小伊万”,那也是人民痛苦的心声。美国女歌星玛瑞凯瑞,以黑人灵歌的风格演唱,这可是当年黑奴们唱的歌……
痛苦是艺术的源泉,但也不必是你的痛苦……柴可夫斯基自己可不是小伊万,玛瑞凯瑞也没在南方的种植园里收过棉花,唱黄土高坡的都打扮得珠光宝气;演秋菊的卸了妆一点都不悲惨,她有的是钱……听说她还想嫁个大款。这种种事实说明了一个道理:别人的痛苦才是你艺术的源泉;而你去受苦,只会成为别人的艺术源泉。
因为我外甥是个聪明孩子,他马上想到了,虽然开掘出艺术的源泉,却不是自己的,这不合算——虽然我自己并不这么想,但我把外甥说服了。他同意好好念书,毕业以后不搞摇滚,进公司挣大钱。

王小波的外甥,在考上清华后,爱上了摇滚。不温不火,也没搞出什么名堂,但扬言毕业之后要继续搞摇滚。吓坏了孩子爸妈,要王小波去劝,他说出来上面那段话。

想起,我对作家,尤其是温柔文字的女作家,长期以来的脑补形象,都是善于倾听但是最平稳度日的烟火中人。在故事的收集中演绎,想像,丰盈着笔下的人物。本人是安静,思考,寡言,眼神坚定的。

所以,总体来说,我是认同别人的故事是你艺术的源泉的。必备的特质是愿意听故事,愿意用同理心去感受。反而自己经历过大起大伏,痛苦和幸福时,更愿意疗伤和拥抱,而不是说给所有人听。

0
《沉默的大多数》的全部笔记 100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