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理 9.1分
读书笔记 127
予秋

127“哲学不断创造新的概念,惟一的条件是,新的概念要具有必要性,也要具有奇特性” 维特根斯坦说,“哲学无需使用新词,语言中熟知的老词足够了。。。新词,旧词新意,旧词构成合成词”

137“我们也许肯下一点儿功夫去读康德的体系,以便弄清康德意义上的现象,怎么一来就不同于海德格尔意义上的现象,却很少有谁肯下功夫弄清某位网友的体系,结果,看似大家使用着相同的语言,实则不过是在各说各话,cross-takling"(YU有时我们说同一个词却指定不同的意义,比如说个人主义,与日常所言的个人主义不同,有时甚至相反。在碎片化的时代,感觉人心的疏远正是在于我们并不能深刻的相互理解。尤其在某个专业小有成就的人,不同领域之间的跨度好像越来越大。之前语言大学的小有名气的英语老师,和我现在的导师一样,反对我读书(不只一个人这样反对我了,有时我都觉得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开始自己怀疑自己了)。他认为,现在想知道哪段历史,可以上百度上搜一下,想知道什么,网上都有许多专家的意见,为什么费了半天劲,自己去读书呢。对此,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也不知道如何反驳,只觉得哪里有问题,却说不出。因为我也不明白,系统性的学习,与网上碎片式的学习,即拿即用的目的性学习,两种方式之间,究竟要用怎样的标准去衡量绩效。也许从老师的角度来说,更好更快的通过考试,更多的发表论文,这是他们的衡量标准,但是会不会有另外一种方式标准,来说明系统化的学习之益处呢。谁知道呢)

150”维特根斯坦反对过度概括,多半是针对共相思路而发,从面提出家庭相似等概念加以校正:不要以为只要我们有游戏这个词,就认定凡我们称作游戏的事物就必定有共同点,或我们是由于它们的共同点把它们称作游戏。奥斯汀反对一体化,着眼点有所不同,多半把它与外观整饬的两分法连在一起批判”(YU多样化,区别对待,国内的一刀切并没有改观,指的是在观念上尤其严重。所谓的一事一议也是裙带关系的一事一议)

158“艾耶尔的错误不在于他对看见的东西做出了过度概括,而在于他在概念考察层面把我们从来没有看见的东西说成是我们实际看见的东西。”(YU对此我不敢苟同,正如在《可见的与不可见》中,存在与虚无并不是对立关系,而是相反相成相存的,如果这样说的话, 看见的和没看见的东西,应该类似存在与虚无的关系一样,艾耶尔的观点有其进步所长。。。当然不排除我本身的问题,可能是我理解的不够透彻,抑或是过于批判的心理。。这是近期有所感觉的,当读到朋友圈发的丘成桐的数学经验总结之类的推文,一大堆权威的图片,什么曾国藩,爱因斯坦,还有王阳明,罗列一些家上去,大肆宣传邱之成就,我还以为是不是谁死了之类的,吹死了不要命吗?感觉现在的娱乐宣传真是害人不浅啊,都将一些人放在台面上供,好无趣啊。当然我说这些,不知什么时候也会挨板砖,说真话,还是要需要勇气的,我没有勇气,我感到压抑的几乎窒息,也就无所谓什么恐惧了)

187”读书人的天职在于明理,批判空洞的观念,虚假的观念,以求它们转变为有血有肉的亦即合理的观念。宣传是引向空洞,虚假观念的主要途径。满文件满报告都是关于历史和现状的虚假观念,满街,满电视屏幕的靓男丽女和新潮商品似乎要逼迫人们形成关于美好生活的虚假观念。。。。观念的转变不能指望观念批判来包办。批判松解了虚假的观念的束缚,为真情实感的观念的生长开辟空间;而要生长出有血有肉的观念,所需的不是读书人的指导,而是每个人自己和每个民族自己的经验和实践“

0
《说理》的全部笔记 7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